五,书籍和媒体简介(见证)

第1097篇(转载)

      远志明见证:我为什么要信耶稣

2012-09-26 作者:远志明 来源:百度空间 点击: 4483

    神是我们的拯救。他什么时候救我们?当我们自己不能救自己的时候,他来救你。当你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当你有脾气要发的时候,不能不发的时候,他可以让你不发。当你这个小偷小摸,手要伸出去的时候,他可以让你不伸出去。当你要恨人的时候,他可以让你不恨。当你要妒忌人的时候,他可以让你不妒忌。只要想起神来,只要认自己的罪,我们的本相就会照出来。一照我们的本相,我们就没有能力再去恨别人了,我们就没有能力再不饶恕别人了。所以一个认自己罪的人,一定能够饶恕别人。...

骄傲的罪人

    我原来是一个无神论学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博士研究生。在这之前,我当了十二年兵,是政工干部,当然也是共产党员。改革开放中,自以为是启蒙者,但一回到家里,人就原形毕露,摔东西,骂老婆,很不像样子。我一发脾气的时候,家里什么值钱摔什么。我曾经把我太太最喜欢穿的裙子用剪刀剪碎了。她性子也很急很强。所以我们俩在一起经常争吵甚至打闹,没法儿过。那时候,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有问题,反而想,我从事这么高尚的事业,回到家里怎么就得不到老婆的尊重呢?

    其实是自己的双重性。每个人都有这种双重性。一方面我们是学者、作家、工程师、企业家,在外面有一个身份,有不同的学问,理科、工科、文科。另一方面,我们是赤裸裸的一个人,我们的生命如何,在家里最容易表现出来。知识不能代替生命,知识再丰富,再渊博,也不代表一个人的性情。一个人在外面不管多风光,在家里不一定是个像样的人。在家里,用知识没法降服老婆,用什么忧国忧民的使命感,老婆也不买你的帐。你在外面赚了多少钱,发了多大的财,别人怎么看得起你,老婆也不买你的帐。老婆就看你是不是个好人、好丈夫、好爸爸。

    巴黎的日子

    后来我出国,在巴黎住了半年。在这半年里,真是感谢  神,让我更深一步看到人的本相。我们这些知识分子,原来的高尚是不是真的呢?是真的;后来不高尚是不是真的?也是真的。这让我很困惑。到底怎么回事? 基督教

     刚出国,我很软弱,很想家。那时候我女儿才一岁半,太小,没办法带着她和太太一起走。不久我父亲去世,我父亲去世时才58岁。作为长子,我无法回去送终,当时难过极了。父亲去世对我打击最大的,是我发现人的生命好快啊,昨天还在,今天就不在了。我突然觉得死亡的阴影离我这么近,我是长子,仿佛我父亲去世,下一个就轮到我了。

感谢上帝给我这么一个机会,让我在流浪中看到人的本相:人是软弱的,人是有罪的,人是要死的。这些事情平时我们都感觉不到。风风光光的时候,谁也没想过这些问题。一想到这些问题,就开始了心灵的饥渴,开始了心灵的寻求,开始思考这是为什么?有没有出路?

我记得有一位牧师来探望我们。他讲了一下午,我们辩了一下午。我们那时候心里苦毒情绪很大,理性上根本不能接受基督教信仰,觉得离现实太远。

    心灵的悸颤

     可是在心灵深处,很奇妙的事发生了。有一天,我和苏小康一起到巴黎圣心教堂,一进去感觉就不一样。我看到了马利亚怀抱婴孩耶稣的那座塑像。那个圣婴,满头金发,卷卷的。我女儿的头发也是卷卷的。不知为什么,我扑通就跪下来了,眼泪哗哗地流,低着头,不停地流。这时苏拍拍我的肩膀,我没有力气站起来。那个时候我特别想家。我哭了好久。起来后,我和苏在教堂里每人买了一副项链,项链上挂着一个十字架,十字架上钉着受难的耶稣。我们托人把项链捎到北京家里,给我们的太太。

    那时候我们都是无神论者,我们不太了解耶稣,只知道这个名字。我们从来也没有去过教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踏进去,心就动了。一看见耶稣,眼泪就流下来。

    有一次我在巴黎的大街上转,巴黎有很多图片,像明信片一样的。我看来看去,那么多,有美丽的风景,辉煌的建筑,我都没有动心,直到我看到一幅图画:天空中竖着一个十字架,耶稣被钉在上面,低垂着头,有蓝色的光从十字架背后射到大地上,地面上一个湖,有小船,有渔夫。我看到这个画片,心就动了。我一下子买了四张,寄给我太太一张。我什么都没给她讲,我就随信寄去了这么一张画片。我自己留下三张。

我为什么信耶稣

     现在回想起来,冥冥之中,上帝已经在我心灵深处动工。当人最无助的时候,当人的本相暴露出来的时候,心灵就被神所吸引,容易向  神敞开了。我们常常听到一句话:人的尽头是  神的开头。为什么人非要到尽头,  神才动工呢?因为人走到尽头的时候,才能看到自己的可怜本相,才会谦卑下来。当然,如果人在一切都好的时候,也能谦卑下来,也能看到我们有罪、要死、软弱的本相,  神也能在你身上动工。可是我们太骄傲,我太骄傲。我真的感谢上帝,让我走到尽头,让我在那个时候,虽然理性上拒绝那个牧师,拒绝任何道理,可是我的心灵却默默地渴慕着  神,渴慕着耶稣,渴慕着十字架上的救恩。

    我父亲去世的消息传来时,我正在普林斯顿大学做访问学者。那时我还没信耶稣。我给父亲摆了祭,摆了很多他爱吃的东西。我没有他的照片。我把耶稣在十字架上的画片摆在中央,痛哭了一晚上。

奇妙的梦

    在巴黎的时候,我还做过一个梦。我记得很清楚,睡与醒之间,朦朦胧胧中我看见一个异象,我的头脑就像一个银幕一样,有一个人在银幕上奔跑,从银幕的右边向左边奔跑。我想停住他,却不能。他跑啊,跑啊,像卓别林一样的木偶人,美景和豪宅,他都不看,只是疾步如飞向前跑,一会儿变成一个三条腿的,一会儿变成飞机,最后掉到海里。我说完了,完了!可是他在海里成了一条鱼,那个鱼游啊,游啊,突然就停住不游了,头朝左上方定格了,有蔚蓝色的光从左上方照下来。我觉得好奇怪:我想阻止这个画面,不能阻止;当我不阻止它的时候,它停下来了。我大为吃惊。我马上爬起来,拿一支笔,把最后的画面画下来,又即兴写下一段话:昨天我曾被恐惧和愤怒抓住,今天又被理性和正义掠走,现在  神明向我说,回到你自己!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出现「神」这个字。这段话的最后一句是:  神来到我这里,让我为祂说话。这是1989年底的事。后来我才知道,鱼就代表耶稣的救恩。我当时却不明白我所看见的和写下的。

    初进查经班

    在普林斯顿大学,当时汇集了将近二十位中国知识分子,因为有一笔钱,大概五百万美金,把我们都请到那里去。有一天我们上完课的时候,有一个小姐妹来喊:哎,你们好不好今天晚上参加我们的一个活动啊?我们几个人就说,好啊,去啊。那时候反正闲着没什么事。结果晚上去了一看,是查经!我们原以为是party呢。既然来了,就先吃饭吧,然后怎么办呢?不能吃完就走啊,就看看吧。这是一些年轻人,有大陆来的,有香港来的,有台湾来的,他们唱啊,跳啊,拍手跺脚啊,我们在旁边都看傻了。然后他们读圣经、祷告什么的。我们看了一晚上就回去了。一回去我们就开始笑,说,哎呀,都什么年代了,为什么这帮人还这么执迷不悟呢?还这么迷信崇拜呢?说实话,那种赞美崇拜的形式,我们这一代一点儿也不陌生。当年赞美伟大领袖的那些诗歌,什么天大地大不如D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M主席亲;什么看见了太阳就看见了你,敬爱的M主席;什么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MZD。也是有一本小语录,小红书,跟圣经一样,具有绝对的权威。也是要以经解经,要用M的话来理解M的话。也是要斗私批修,灵魂深处爆发革命,跟他们所谓认罪悔改一样。要早请示晚汇报,跟他们祷告一样。到了第二个礼拜五,有一位弟兄开一个面包车来接我们,大家都说,啊,我今天写文章,我今天有客人,谁都不去。我的心比较软,心想这么大老远,人家开面包车来接我们,谁都不去,这像话吗!我说我代表大家去好了。我就去了。

    我多去了几次,就被吸引了。被什么吸引呢?不是被那些形式,也不是被那些道理,什么耶稣的宝血可以洗净你的罪啊,听不懂。我被什么吸引呢?原来我喜欢那个气氛,喜欢那些人,一见如故,真诚友爱。同样是大陆人,为什么我们活得这么惨?我说的不是生活,是心里头这么惨?你看他们的眼光,这些基督徒的眼里面都是真诚,都是友爱,毫无隔膜。你看我们那些人的眼光,都是老谋深算,一个个深沉得很。不一样。所以我坐在沙发的一个角落,享受着他们那个气氛,那种友爱,那种温暖。我觉得那个小屋子里边充满了阳光,充满了喜乐,充满了一种新生命力。这是我在中国大陆从来没见过的,在我们这些自以为高尚的知识精英中也从来没见过的一种气氛。我被这个吸引。所以后来,每个礼拜五之前,我都盼着。

    开始一段时间,我没话说,只是聆听、观察、欣赏。记得他们当时正在学习圣经新约《希伯来书》。那个书很深,我听不懂。但是后来有一天我听懂了。它讲什么叫信: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我是学哲学出身,我一听,这话好,这话有哲理。什么叫信?你还在盼望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实底了;你在没有看见的时候,心底已经有确据了,这才叫信。我们平时所说的信,不叫信,那叫理解,那叫明白。真正的信就是你不理解、不明白的时候你就信,那才叫信。我给你一百块钱,你爱怎么花就怎么花,这叫信赖你。如果我给你一百块钱,你必须告诉我怎么个花法,我弄明白了才给你,这叫不信赖。我一听这话有哲理,就说了几句,我一开口,他们就喊,呵,他发言了!

    生活上,他们对我们可好了,缺什么,就帮什么。帮我们学开车,接送飞机。帮我们出去买东西,办手续。教会牧师还帮我们找了三个牙医,把我们每个人的牙都洗了一遍。有一位蔡姐妹每个周末请我们去吃饭,给我们讲福音。我们就跟她辩论,辩论的结果,每次都是她输。她显然辩不过我们。可是我发现每次她输了,她还是笑咪咪地看着我们,说,下礼拜还来吃啊!还说,我会为你们祷告,有什么难处告诉我。我心里想,你不是输了嘛,你怎么还这么充满信心啊?

    后来我就问他们,你们为什么这样关心我们,这么笃定,这么平安?他们告诉我说,因为耶稣就这样,是耶稣的爱使他们活出爱来。我当时不明白这句话。不过他们告诉我说,你去读四福音书。

认识耶稣

     我开始读耶稣的生平,我大为震撼。我以前听说过耶稣这个名字,但是我并不真认识耶稣。我没有读过圣经,我没有亲自去了解他。我只是听到马克思主义是怎么批判基督教的。其实西方的很多大思想家,大科学家,像黑格尔,康德,歌德,海涅,牛顿,爱因斯坦,他们对耶稣佩服得很。像中国的陈独秀,他是无神论者,可是对耶稣佩服得五体投地。尽管他们对教会有看法。当然,我对教会也有看法,你对教会也有看法,牧师对教会也有看法,可是他们对耶稣都没看法。

    我读耶稣的话,像针扎我的心,又像春风吹我的心,又像阳光温暖我的心。他的话是从天上来的话,不是人的话,人说不出那种话来。比方说,我当时是被怨恨充满,父亲去世时我写过一首诗,热泪不洗家国怨,至情如斯哀几堪,纵然古今无孝子,当有长歌天外来。我读到耶稣说,你们听见有话说要爱你的邻舍,恨你的仇敌,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的仇敌,为逼迫你们的祷告。我听到这话,好扎心啊!我怎么能爱我的仇敌呢?我怎么能为逼迫我的人祷告呢?我背井离乡,怎么爱得起来呢?

    化解怨恨

    我接着往下读,耶稣的下一句话震撼了我,我的无神论开始动摇,就是从这句话开始的。耶稣说:因为祂让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祂,就是上帝、造物主。祂造了太阳,给每一个人阳光,不管你是个好人还是个坏人。祂降雨下来,滋润万物,给每一个人,也不管你是义人还是不义的人。上帝这样爱人类,可人类却彼此仇恨,彼此计算。读到这句话我突然意识到,耶稣是站在天上,代表宇宙的主宰向我们说话。他指着太阳说话,指着雨水说话。他说的不是人的话。耶稣说的是  神的话。我们的灵里面能分辨得出来。听到这种圣洁的声音,这种高贵的声音,这个充满了慈爱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灵魂就开始颤抖。以前,我的灵魂在巴黎曾经哭泣过,曾经寻求过,曾经被耶稣所吸引过,但那个时候我不自知。如今耶稣直接向我说话了,我的心震动了!

    记得我当时躺在床上,一下子就坐了起来。我闭上眼睛,我要为我不喜欢的人,为我刚才还恨恶的人祷告。我要听耶稣的话,因为他的话是从天上来的话。我闭上眼睛,想祷告,结果不行。一闭上眼睛,就是善善报、恶恶报、时辰到之类。我打开圣经,又去读耶稣的话。耶稣说,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的仇敌,为逼迫你的祷告。这话就像是对我一个人说的。我又闭上眼睛,还是祷告不出来。我又打开看,又闭上眼,又看,又闭眼,反复了好多次,我的心才安静下来,我才顺服了神的话。

    人要顺服神的话,多么不容易啊!你虽然知道是神的话,你虽然知道是天上来的声音,但是你要脱离自己那个罪的捆绑,摆脱仇恨的阴影去顺服他,不容易。感谢  神,让我反复了多次后,心安静下来。我虽然还不能爱多少,起码不再恨。我当时就觉得我的心啊,也随着耶稣慢慢提升,提到半空中了,就跟人不一般见识了。因为我们都是罪人。我们不要以为他是罪人,我不是罪人,我有权审判他。不,我们都是罪人。我们在上帝面前,在这位像阳光、空气、雨水一样无条件地爱着我们的上帝面前,我们都是一样的罪人。

    看看这个小小的地球,它在空中飘着,太阳不远不近地照着我们,空气不薄不厚地给我们呼吸,雨水是这样地循环大地,滋养着我们,可我们在干什么?我们制造的导弹、原子弹,可以把地球毁灭几百遍。打开电视、打开报纸看看是什么?国骂国,民骂民,党骂党,人骂人。就好象一个父亲,养育了一群孩子,供给他们吃的,穿的,用的,住的。可这帮孩子天天在争竞、贪婪、妒忌、仇恨,用他们的智慧制造杀人武器,你说这个做父亲的怎么会不心疼啊!

    耶稣来了,说你们要悔改,你们这样下去必定是死。当时我心灵的眼睛一下子就开了。我看见上帝在向我说话,我看见人类的罪。我认罪,不仅是我犯的罪,还有我作为人的那种罪性。我们不承认  神,我们觉得人类是宇宙最高的产物,离了我们宇宙就没意义了。这种人类的骄傲,造成人类的瞎眼,人类的瞎眼导致了人类的仇恨,人类的仇恨导致了人类的灾难。

    我开始谦卑下来。我一承认我有罪,一发现人类普遍的罪,我跟某些人的隔膜就化解了。我发现我们其实都一样,一下子就心平气和了。我觉得这一点真好。只要你把神当神来看待,你跟人就没有仇恨,没有隔膜,都摆平了。

    决志信主

    我心里说,主啊,感谢你,你开始拯救我了。我的心舒展开了。什么叫祝福?我祷告说,  神啊,难道这就是你给我的祝福吗?你使我的心明亮了,使我的心平安了,你使我的仇恨的疙瘩解开了。不错,这是最大的祝福。

    从那天开始,我每天读圣经,读福音书。每天都读一点点,读不快。因为读几句我就开始想, 越想祂越是   神,越想我越是个人,越想祂越是爱,越想我越是罪。噢,真好!

    耶稣说,你们祷告的时候,进到内室,关上门,求告你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垂听,必然报答你。我读到这里,心里就欢喜快乐。我说,我真的遇见  神了,只有  神才这么说话,人不这么说话。人做事是让人看的,  神说,你做事不要让人看,为什么?因为我是  神,我在暗中。你们如果得了人的奖赏,就得不到我的奖赏了。啊,我真的遇见  神了!

    我跟主耶稣亲亲密密地度蜜月,没有人知道。一个多月后,那个老姐妹问我:远弟兄,你信了吗?看你的表情不一样了。我说,我已经信了。这个老姐妹上来抱着我喊:他信主了,远信主了!

    什么叫信?很简单,你只要把自己当成是个人,是个罪人,你知道耶稣是  神,来到人间向你说话,作你救主,这就是信了。

    没过两天,我们教会的牧师就到我的住处来,为我祷告。我记得很清楚,张麟至牧师,拉着我的手,一句一句地带我做决志祷告。等祷告完了,我发现我自己满脸都是泪。牧师看到我满脸是泪,他的泪也充满了眼眶。

做了决志祷告以后,跟以前就不一样了。做了这个祷告,当着人的面公开把话说出来,这就好像结婚一样,那一半属于你了。偷偷地恋爱时, 老有退路,但一结婚就不一样了,一结婚就谁也没退路了。现在好多人说,倒霉了,结了婚了。但原来彼此相爱,你并不觉得是捆绑,结婚几年之后才觉得不喜乐。因为这是人的爱,有限,味道品品就淡了,慢慢矛盾就出来了。我跟主相爱结婚十几年了,越来越喜乐,越品味道越浓。我跟着神,读圣经,体会耶稣的丰富,噢,那个丰富啊,越来越可亲。

    流泪祷告

    那天晚上,我自己做了一个很郑重的祷告。我把灯拉灭了,跪在床前,半天说不出话来。等我开口说第一句,亲爱的天父,不知道为什么, 我的眼泪就哗哗地流下来,是伤心呢还是喜乐呢?就好像一个流浪的孩子回到父亲的身边,受尽了人生那么多的委屈,心灵的煎熬。当时我自然也想到我地上的父亲,他去世了。我觉得我来到心灵的天父面前,心灵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跪在了自己的父亲面前,好亲切啊,眼泪不停地流,流啊流啊流到最后清醒过来,也没有说什么话。我第一次跟  神祷告,只是流泪,没有说什么话,但是我知道  神已经拥抱了我,父已经接纳了我,心里边好踏实。所以我写的第一篇见证叫「扑向梦寐以求的故乡」。只有当我们进入了  神的怀抱以后,才突然发现那是我们的故乡。当我们还不认识他的时候,还没有进入他的时候,我们仿佛在寻找。找啊,找啊,我们的灵魂在找家。虽然我们有个肉身的家,可是我们的灵魂好像没有家。我们不知道家在哪里,直到找着了,碰见了耶稣,才发现这就是我心灵的家。他说的每一句话在我心灵的深处引起共鸣,就好像羊认识牧人的声音。生命寻到了根,心灵找到了家,充滿了愛。

    那一刻我才意识到,死亡在永恒的爱里是没有意义的,人的罪在神的愛面前也是没有意义的。什么有意义?原来覺得没有意义的人生,在永恒的爱里找到了意义。

    按时受洗

    普林斯顿的教会一年有两次施洗。牧师通知我说春季的洗礼是在4月的28号那个主日。我一听,这个日子,就是我地上的父亲去世一周年的忌日。他是1990年4月28日去世的。

可是按照计划, 那天我要在德国的法兰克福,那里有一个HeShang电影周。牧师说,我们可以提前或者拖后给你施洗。我说,千万不要,就这个日子,我要提前回来。为什么?我晚上祷告时对  神说,  神啊,你知道,一年前的这一天,我失去了地上的父亲,一年后的同一天,你要做我天上的父亲。这个日子不能改,我要提前回来。
 
    从法兰克福回美,美国领事馆不给我签证,因为当时我拿的是法国护照,他说你到巴黎去签。多急人啊!但是因爲我已经做過决志祷告,知道我属于  神了,我就跟  神说,  神啊,这是你的事,我回不去,也是你的责任。我回去不是干别的,我回去是认你这个父亲,我回去是受洗啊。你是全能的父,你掌管一切。所以我一点也不急,很坦然地去海德堡做下一场演讲。在海德堡的时候,领事馆给我打电话说,你来,给你签证。我马上坐火车回法兰克福,办了签证。我让旁边的翻译问领事,为什么昨天不给我,今天给我?他说,你要感谢,你有一个好朋友。我到现在不明白这句话。谁是我的好朋友?我在德国没有一个朋友,当官的,议员,一个没有。现在我知道,我的好朋友是耶稣。

    神奇!  神做事就是神奇。如果他做事不神奇,他就不叫  神。如果他做事你都能理解,都能明白,他就一点都不神,你信他干什么?信  神,信的就是行事神奇的  神。我们北方话说,这件事“神了”,什么意思?你弄不明白!孟子说,圣而不可知者谓之神。神圣,伟大,荣耀,权柄,可是你不能完全明白他,这就是神。当然,我不是说,你稀里糊涂地信,人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这是迷信。你一定要信得清楚、信得明白,知道你所信的是什么。你所信的是独一的真神,宇宙的创造者,他又借着耶稣向人类显明他的爱,你要清清楚楚地知道这一点。同时,你也要清楚明白,你所信的这个  神,他的作为,他的奇妙,他的奥秘,你是永远也不可能完全弄清楚的。敬畏他是智慧的开端。

    那时候,如果不是用神迹,是没有办法把我的骄傲打破的。如果只是给我讲神学,我永远信不了。我记得在普林斯顿的时候,有一个神学家对我说,关于圣经的各样问题,我都能回答你,圣经我研究透了。我就问他一个问题,我说,蛇受了上帝的诅咒之后是用肚皮走路的,请问它以前是用什么走路的?他想了一想说,哎呀,我不能回答你。我给他提了好几个问题,他都不能回答,比如上帝是个灵,他怎么用动物的皮给亚当夏娃做衣服?好多事情我们怎么能够弄明白?我是学哲学出身,辩论起来,神学本身就是没有根据的,因为它是以信心为根据的,相信没有看见的东西,坚守盼望中的东西,这怎么能符合哲学中的逻辑呢?然而它符合我们心灵的逻辑。虽然在巴黎,我拒绝那个牧师的讲道,可是我的灵魂碰到耶稣,却会哭泣,却被吸引。我看到普林斯顿那些爱我的基督徒弟兄姐妹,充满了平安喜乐,我就被吸引。他们当时口里说的许多道理,我还不明白,可是他们所表现出来的生命力,吸引我,我明白。我看见了耶稣,就认识他。

    新造的人

    信  神以后,我发生了很大改变。怨恨没有了,脾气也没有了。原来在北京的时候,我跟我太太打得不可开交,折腾着要闹离婚。她妈妈来劝,我妈妈来劝,谁劝都没用。我们俩心平气和地讨论,讨论的结果是,脾气不合,没有办法在一起。她到美国来也是一样。她到美国来的时候,原本没打算跟我好好过的。她说,你这个脾气改不了,到美国以后,咱们就离了算了,反正美国自由,也离开家人了。但是我告訴她说,你来了一看就知道,我已经变好了,成为一个好丈夫了。她不信,她真的不信。她来了一看,哇,真的,好了!我只发作过一次,我想那一次是  神要我发作的,为什么呢?她不让我去教会。她说,你好好学英文,好好去念书,读个学位,老跟他们混什么。她第一次去教会的时候,有个老姐妹见了就说,啊,你来了,我们已经为你祷告好久了,你看远弟兄信了主多好啊,你也快点信吧。我太太说,让我考虑考虑吧。那个老姐妹说,不要考虑了,日子不多了!基督徒都知道这是指主耶稣再来。但是我太太不高兴了。她回家就跟我说,这叫什么话啊?我刚来美国没几天,就说我日子不多了,不去了!她也不让我去。那天晚饭的时候,我憋不住了,手一拍吃饭桌子,盘子碗筷,哗啦啦啦掉到地上去,那个力气好邪啊。我太太一看,吓得倒退了三步,轻轻地说,你不是基督徒吗?你不是变好了吗?她这一句话,我突然清醒过来。我笑咪咪地说,我刚才是让你看看,我不是基督徒的时候是什么样子。那是  神感动我说的,因为我是心平气和说的。她突然醒悟到,哦,原来我来美国两个月,他还没跟我发作过呢,原来他真的变了。真的感谢主,这是  神安排的,第二天,她乖乖和我去了教会。

    当然,夫妻在一起,不可能没有争吵。各个家庭都一样,都有争吵。但是感谢  神,我们信主之后,争不起来,含怒不到日落。夫妻为什么争吵?都是看对方的罪嘛,都觉得自己好嘛。“你看你这个样子”!“你看你那个样子”!结果,两个人的样子就都不好看了。一个手拿放大镜,一个手拿手电筒,看脸上的毛病,身上的毛病,那可不是越闹越大。清官难断家务事。但是信主以后,都认自己的罪,不是看对方的罪。如果各自认自己的罪,那么纠纷就好解决多了。那个手电筒,放大镜看的不是对方。看的是什么?看的是一个大镜子里的自己,看的全是自己的脏。那个大镜子就是  神,  神的爱。在  神的爱面前,我们显露出我们的罪,夫妻就不可能大吵。意见不同,可以讨论,讨论的时候可能口气大了一点,沒关系。

    我女儿来了美国很快就信主了,她信得很单纯。有一次,我跟我太太在厨房,大概是为做什么饭,又发生争执了。我女儿就悄悄上来,递給我一张纸条。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你是基督徒吗?Are you Christian? 我一看脸就红了。我跑到屋子里去,跪下来,认罪,祷告。等我出来的时候,眼睛红红的,我太太一看我这个样子,她就一句话都没有了。

神是我们的拯救。他什么时候救我们?当我们自己不能救自己的时候,他来救你。当你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当你有脾气要发的时候,不能不发的时候,他可以让你不发。当你这个小偷小摸,手要伸出去的时候,他可以让你不伸出去。当你要恨人的时候,他可以让你不恨。当你要妒忌人的时候,他可以让你不妒忌。只要想起  神来,只要认自己的罪,我们的本相就会照出来。一照我们的本相,我们就没有能力再去恨别人了,我们就没有能力再不饶恕别人了。所以一个认自己罪的人,一定能够饶恕别人。

    有爱就有一切

    现在我跟我太太,也不是没有争吵,没有不同意见,都有的,一定有的。但是,感谢  神,有耶稣住在我们家里,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靠耶稣解决家庭问题、夫妻问题,都是用爱来解决。我们以前不懂,我们老用讲道理来解决,找一个人来评判,来讲道理,来说服,这个不能解决问题。因为家务事什么时候也说不清的,就用爱,稀里糊涂地爱,无条件的爱,不管怎么着你都爱她。这种爱,什么问题都能解决。

    举个例子。如果太太再生气的时候,不要讲道理,越讲道理她就越生气,你讲得天花乱坠,她更生气。按照神的教导,爱能解决一切。这时,你就上去抱着她。我开始学这个方法,你们也可以学。当你的太太,或你的先生生气的时候,你不要讲道理,闭上你的口,伸出你的手,上去抱着她(他)不撒手。不要说话,一说话就漏怯了。一开始的时候,你一抱她,她可能说,你少来这一套。但是你不要管,抱着别动,我保证你抱五分钟她就软下来了。什么叫作爱,这就是无条件的爱。爱就是一个温暖的胸怀去拥抱另一个不那么温暖的胸怀。
 
      神的爱是什么?  神的爱是大的拥抱小的。人的爱不是,人的爱是一般大。我爱你,你必须爱我;如果我老爱你,你不爱我,我就恨你,甚至杀了你。好多情杀就是这么来的。  神比我们大得多,可以包容我们。如果你信了  神,你的胸怀就应该越来越大。你可以包容那些你不喜欢的人,爱那些不可爱的人。首先爱你身边的。我们特别喜欢那句话,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后来我发现,先我太太之忧而忧,后我太太之乐而乐,我都做不到。先邻居之忧而忧,后邻居之乐而乐,我都做不到。现在我们就用  神的爱,先爱你身边的人,爱你周围的人,爱每一个人。一个有了  神住在心中的人,就像蓝天住在你心中,就像阳光住在你心中,就像空气在你心中那么博大。

    神从来不跟人一般见识。一个信了  神的人也不跟人一般见识。为什么?因为  神好伟大。我们住在伟大的  神里头,我们自己就变得不再那么渺小,我们不再跟这个世界一般见识。这样才能活得好。你要想活得好,你必须超越,你要想赢得对方,你必须有比对方更大的爱,更大的胸怀。你要想在这个世界上過得好,你必须比这个世界站得高一点。我信了主以后,发现一个真理,就是怎么樣才是最大的享受,就是认自己的罪,免别人的罪,来享受上帝的爱。活在  神的爱中的人,就很容易学会去爱别人,爱自己,爱家人,爱那些不可爱的人。人生什么最有意义?不是金钱,不是地位,不是名声,甚至也不是健康,是爱。有了爱,这些东西都发光,都点石成金。没有爱,这些财富,名声, 地位,都没有光,甚至成为枷锁,成为捆绑,成为骄傲,使我们心灵受苦。

    真的感谢  神。回顾我信主十几年,真的是越来越甜美。我常常想,如果我十一年前没有信耶稣的话,我真不知道我今天会是什么样子。也许我们已经妻离女散,也许我的女儿成了单亲家庭的女儿。我和我太太的感情,之前已经闹得那么僵。藉著出国,  神把我逼到我的本相面前,使我认识了  神,使我成为一个新造的人。这时候我太太才来到美国,我们过上和睦日子。感谢  神!冥冥之中神呼唤了我。他也呼唤着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凡是听到他呼唤的,都应该来到他面前,他已经给你预备了好日子。

    祷告
    今天,只要你愿意敞开你的心,用你的心灵和诚实来到他面前,就请你跟着我一起祷告,他必然接纳你:亲爱的天父,爱我的上帝,我今天来到你面前,我要谢谢你,谢谢你赐给我的一切。我要来到耶稣的面前,承认我是一个有罪和有限的人,愿你赦免我一切的罪,愿你成为我的救主,成为我的生命的主,愿你把天上的爱赐给我,把永恒的福分赐给我,赐给我的一家和我的后代,从今晚直到永远。我以上的祷告是奉耶稣的名。阿们!

                                  转载于2012,11,23


上一篇:第1096篇 石头的启示

下一篇:第1098篇 天使歌声:圣哉圣哉圣哉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