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篇 聚会处,小群,聚会所,召会

刘重明

2008-1-21

  我对聚会处、小群、聚会所、召会的认识只是一鳞半爪的,早在60年前我在重庆沙坪坝读书时,有两位老师是基督徒聚会处的,有一位还是重庆基督徒聚会处田长老的女婿,在1982年以后担任过四川省副省长,中国民主同盟副主席。1947年他曾经到我们学校基督徒团契讲过道。解放后初期他到北京出差,回来后向全校师生报告他的观感,他敏锐的感应能力和流畅的口头表达能力,给我们深刻的印象,取得较好的效果。出于好奇,我也曾到重庆的聚会处去看过一次,没有礼拜堂,就是在田长老的家里,他们用的诗歌本,与我们团契所用的《普天颂赞》《伯特利诗歌》的词是有所不同的。

  到了20世纪90年代我藉到南京出差工作的机会,到南京的基督徒聚会处去参加过3次主日崇拜,一次在青年会的楼上,另两次在鼓楼的一个会所。姊妹大部分是蒙头的,从他们的报告知道他们的组织工作比较细密,按地段分为若干分家,信徒之间有交通和照应。他们是参加三自的,但他们有单独的聚会,就是不要挂聚会处的牌而已,安息日会也是在礼拜六单独聚会的。

  在《携手》这本书中有缪文军著文介绍季剑虹长老,他1946年受洗,成为基督徒聚会处的一员。1947年他的父亲任南京基督徒聚会处的长老,1950年季剑虹积极参加三自,控诉帝国主义在中国教会的代理人,叛逆的性格使他与自己保守的父亲季永同走到了对立面。1997年季剑虹任江苏省基督教三自爱国会主席,2002年任中国三自会主席。

  相对于基督教其他宗派而言,聚会处信徒的平均文化水平比较高。由原上海基督徒聚会处信徒周行义、黄得恩等人编著的《标注原文希腊字的新约圣经经文汇编》一书,1993年由江苏省基督教两会出版。

  另一方面我从网上也看到对基督徒聚会处的另一个方面的报道,经过在百度网上的搜索和梳理,对聚会处的历史和现状有了比较多的认识。

  1,基督徒聚会处是倪柝声(1903-1972)和王载(1898-1975)在福州建立的。倪柝声虽然是1922年毕业于福州圣公会三一书院,但他的神学思想主要受英国弟兄会和基督徒交通中心的影响。1928年年仅25岁的倪柝声完成《属灵人》的写作。到1949年全国基督徒聚会处有700处,其信徒发展到约7万人,约占当时全国基督徒总数的10%。从1927-1942年倪柝声的工作中心主要在上海,他的得力同工有李渊如、汪佩真、李常受等人。1939年办药厂。1942年底上海聚会处的长老张愚之、俞成华医生、唐守临、江守道等人将倪柝声革出教会,停止侍奉。其原因,一说为因办药厂的事,另一说为李渊如在1942,6月看到倪柝声生活作风有问题,愤而退出聚会处隐居苏州。倪柝声被停止侍奉后回福州,直到1948年经李常受、汪佩真和其他23人到福州请倪柝声恢复职事,倪柝声才回到上海。同年上海基督徒聚会处的12位同工(唐守临、杜忠臣、缪韵春、俞成华、许达微、李渊如、张光荣、朱臣。江守道、张愚之、张耆年等)发表声明接纳倪柝声。1952年倪柝声在东北被批捕,1956年在上海高院受审,被判刑15年。同年还判李渊如、汪佩真各15年,张愚之12年。被捕的还有蓝志一、俞成华,俞成华病死狱中。上海聚会处由唐守临、任钟祥、左弗如负责,他们与同工、长老、执事会讨论决定,革除倪柝声教籍,由周行义宣布,北京的阎迦勒也同意。(以上资料大部分摘录自百度百科倪柝声词条)

  2,基督徒聚会处,又名小群,出自路12:32。因为其所用诗歌的封面用过‘小群’两个字。

  3,1949年以后李常受到台湾开展工作,因为聚会处的名称已经有人注册,就改用聚会所这一名称。李常受(1905-1997)这一段的工作,可以看《浅探聚会所-李常受带领下的发展和转变》一文,比较客观地作了介绍和评价,是由Gibert写的。还有Howard Ho所写的《关于主的恢复省思》,也值得一读,这些在百度网的李常受词条里,都可查到。

  4,李常受修订了新约圣经,称之为恢复本,改译‘教会’这个词为‘召会’。自此以后,李常受所带领的原聚会所的聚会信徒群体,就自称为召会。而有许多与李常受的神学观点不同的各地聚会处(所)的信徒和同工和李常受的一派分开,详见《浅探》一文。

  5,李常受的一派曾派人从台湾到大陆河南、浙江等地传道,之后产生了‘呼喊派’,有的称李常受为主,被政府定为邪教取缔。多数福音派也认为李常受所讲的有异端的内容。

  从以上一些基本的资讯,我们可以明确以下几个问题:

  1,基督徒聚会处的同工在1949年以后分化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参加三自爱国运动的,如季剑虹、唐守临等人。另一部分是不参加的,如俞成华的儿子俞崇恩、以巴弗等人。有如南京鼓楼那样的聚会,也有没有登记的家庭教会。但他们的神学观点,如妇女蒙头、没有牧师、地方教会、灵魂体三元论等等都还是倪柝声的观点。

  2,李常受所带领与发展的召会与倪柝声当年主持工作的聚会处,在神学观点和组织架构上有继承和相同的方面,但也有许多重大的不同。如李常受提出的‘吃、吃、吃、吃主、喝主,聚会要呼喊,主小我大,耶稣是被造的,神的经纶,犹太教是属撒但的,天主教是属鬼魔的,更正教是无生命的,基督教是无基督的’等等话语,都是倪柝声所没有讲过的。因此我们不应把召会与聚会处(所)混为一谈。

  3,也不可把呼喊派与有聚会处信仰背景的家庭聚会,混为一谈。

  4,同为基督徒,甚至同为一个宗派的基督徒,由于各自的原因和客观因素,其政治观点和立场是可能不同的。重要的是不可作假见证陷害别人。也不要把政治斗争运动带到教会里来,在法治国家里,一切要依法办事。

  5,倪柝声有没有生活作风问题,严重到什么程度,还是众说纷纭的事。但是还未见到有直接的证据和证人证明他犯奸淫。他被判15年,主要也不是由于这个问题。但在上帝面前,在教会里,奸淫是大罪。大卫王犯了奸淫和谋杀乌利亚的罪,上帝惩罚了大卫,当大卫真心悔罪的时候,上帝仍赦免了他。一个曾经被 神使用的仆人,可能会犯大小不同性质的错误的。我们必须警醒。

  我们基督徒应当如何对待宗派的分歧呢?关键是有没有基督的生命和爱心,承认与接纳一切悔改认信主耶稣基督为救主的人,同为上帝的儿女,是自己的弟兄姊妹。圣经真理要维护要辨明,但不是采用人身攻击的方法,或用有色眼镜去看待别人。一般平信徒都是盼望教会合一,盼望各个宗派之间不要互相攻击,有理讲理就好;相咬相吞,实在是羞辱主的名。

 

 


上一篇:第498篇 中国教会的历史人物

下一篇:第500篇 耶洗别是什么样的人?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