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人见证(老年生活)

993

东行记事

 

75岁的弟弟远道从北国边疆黑河到了上海,相约一起去看望在无锡的92岁高龄的婶婶,然后到苏州新民公墓大哥的树葬地去献花。

47日中午我的长子驾车与叔叔一起从上海抵达扬州,下午我们一起去看望86岁的二嫂。晚上设宴接待家弟,我家和二哥家在扬州的子女作陪,共12人欢聚一堂,畅叙离别重逢之情。宴后我小儿媳热心地向我弟弟传福音,劝他信主。我电脑里有朋友传给我的大量自然风光和花卉幻灯片(pps,弟弟选择他喜欢的转录在他的U盘上。

原来我建议大儿子和大儿媳一起开车回来,路上可以替换着开,避免过于疲劳。但大儿坚持自己一个人开,能行;我也只能由着他了。48日我和老伴及弟弟一早出发,经过无锡,苏州,圆满完成预定的行程,下午5时许平安到达上海。到大儿的家后,见到了就读于上海大学的大孙子和儿媳,我们分外地高兴。由于一路平安,这时我心里一块石头才落了地,也反省到自己人老了,思想偏于保守,总想要保险和周全一些。

为了减少旅途上走弯路,我事先作了一些准备,对到达无锡五星家园的路线,询问了在无锡的妹夫,又在百度地图上查了一番。但是对出扬州上高速路的路线没有查。我大儿的车上有GPS系统导航,在无锡和苏州使用得比较顺利。但在刚出扬州时就发生了误导,可能有的路段在维修不通行,GPS不知道。问了其他司机找到扬瓜路,才顺利地上了高速路。在苏州我们也遇到了一次这样的情况,亏得有位好心肠的女司机给指路,找到了上高速的路。现在较大城市都有快速环行道路,许多城市连上了高速公路,有GPS指路很方便,但是它也可能有误导,在使用中要留意。

到达无锡五星家园后,这个小区有100多栋公寓楼,门口没有平面图指示方位,门口的保安也说不出我们要找的楼在哪里?经过用手机联系,珊妹和红妹下楼来接应我们。我们一行4人见到92岁高龄的婶婶,大家都非常高兴,她是我们刘家上一代人硕果仅存的老寿星,现在耳不聋,眼不花,思维清晰。她是妇产科专家,主任医师,在80岁时,还开专家门诊。我们一起合影留念,婶婶设午宴招待我们。宴后红妹把刚照的照片输入电脑,并且转录在我的U盘上,在电脑上看到正在澳大利亚去探亲的敏妹,妹夫,他们的女儿和外孙;又通过视频与在加拿大的莹妹和妹夫见面。婶婶说,坐在家里,就可以与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的亲人见面了。这次最大的收获是得到讷爷和垠婶及4个妹妹一起合照的老照片,是1966年照的。我讷叔是上世纪30年代的清华大学毕业生,参加抗日后,又从事教育事业,一生经历过一些坎坷,1979年以后得到平反,在送殡仪式上,他在无锡和苏州的许多昔日的学生都来送行。现在4个女儿在婶婶的抚育和培养下,都早已经成家立业,敏妹已经是有两个外孙的外婆,婶婶是四世同堂了,过着幸福的晚年生活;在国内的3个女儿轮流来与她同住。我讷爷也可以含笑于九泉之下了。

我们下午继续向苏州行进,原来想请大哥的女婿带路,之后得知他患眼疾将要开刀,在问清楚大哥树葬地点(新民公墓二区787号)后,我们就直接去了。这是我第3次到大哥树葬地,第一次是9年前安葬的时候,那时树刚栽上;第2次是与大嫂以及她的女婿,外孙夫妇一起去的,那次大嫂说,大哥的那棵树长得比较矮胖,而预留给她的那棵树比较高瘦,好像他们本人的身材一样。我大哥大嫂结婚以后30多年来感情是很好的,虽然都是再婚,但大哥对大嫂原来的孩子如同自己亲生的一样,没有再要孩子;而大嫂在大哥卧病的最后7年中日夜服侍,大嫂自己的身体也垮了下来。这次看到树已经长得比较高,郁郁葱葱,寂静的墓园显得仍有生命的气息。我们行礼如仪,献上鲜花,怀着对大哥的思念之情离开了苏州。

我大儿和大儿媳怀着一片孝心,要我们老两口在上海多住一些日子;而我们习惯了扬州的生活,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草窝。我们计划在会见了居住于上海的亲友和主内的弟兄姊妹及参加表姐90大寿后就回扬州,因为我们格外想念在扬州的将要毕业于小学的小孙子。

                          2012,4,11 

 


上一篇:第992篇(转载) 王雪红的经历

下一篇:第994篇 对和合本修订版利未记第6章修订情况的评论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