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书籍和媒体简介(见证)

 

第989篇(转载)

 

 

康乐:寻找生命的终极意义

 

(1)

  生命的意义究竟是什么?这个问题从高中开始就困扰着我,我曾试图从各个不同的侧面寻求答案,书本、小说、友谊、恋情,以及他人的生活经历及体验,这些都曾在不同程度上给了我安慰和启示,但都未能真正解答我内心深处的困惑,我依然做着同一个恶梦,我依然固执地寻求着。

  
1990年夏天,我独自流落在捷克布拉格,走头无路,生命处于最低谷时,一个偶然的机会得了一本圣经,并因为圣经里的几句话得到了启发后,我开始改变了三十年来毫无来由的对宗教僵硬抵触的态度。但我天生是逻辑思维型的人,逻辑上说不通的事,很难接受,更何况无神论是从小接受的教育,一夜之间就说我信,做不到。但从那以后,宗教成了我关心的话题之一,也开始用心观察周围信奉宗教同学的言行。我所在的那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研究班里,有两个从埃及来的同学,一男一女,虔诚的穆斯林信徒,每天毫不掩饰地为了信仰忙碌:晨祷、晚祷、斋戒,像模像样真有那么回事儿似的。男的叫Magdy,是个颇年轻的学生,做学问很聪明。一次在实验室里,我得到机会问起他关于宗教的问题,我实在瞒不住内心的好奇,便不客气的直言道:Magdy,你挺聪明的,又学的化学,怎么会对宗教虔诚到这种地步,要知道,宗教与科学可是水火不容的。Magdy的回答,让我很吃惊:正因为我是学科学的,所以才对宗教更虔诚。这与我知道的那点点宗教科学相悖的道理正相反,我有点感兴趣了:你给我说说。没想到这不经意的一句问话,引出Magdy一段精彩的有神论,使我这个三十年的无神论者彻底改变了立场。

  Magdy说道:我们都是学化学的,该记得热力学第二定律:在一个封闭的体系里,如果没有能量从外界(体系之外)输入,该体系只能自发地从相对有序的状态向相对无序的状态发展。举个例子:一个美丽有序的花园,一定有一位辛勤的园丁,花园若无人管理,肯定杂草丛生;一个家里,如果没人整理打扫,肯定杂乱无章,绝不会自发地越来越整洁;再比如,沙漠上若没人走过,不会自发地留下一串脚印;还有,你若见到一张做工精巧的书桌,自然会问:谁做的?而不会异想天开地认为几根木头,无目的地碰撞了几十年,便自己拼凑成了桌子。概括起来就是:Where there is will,there is order,otherwise,there is only chaos。我们熟悉的生活是如此,自然界也理应如此。纵观我们所知的这个大自然,宏观的太阳系,银河系直至天外有天的所有星系;微观的分子、原子、电子;有机的生命高贵如人类,低微如细菌,无论你从哪个角度,哪个方向去观察自然界,都井然有序,规律随处可见。如果我们把整个自然界看成一个封闭的体系,按照热力学第二定律,要维持自然界这种高度的秩序,就必须有能量从自然界之外向自然界输入。显然我们人类无力做到这点,我们只不过是自然界这个体系中的小小一员,最大的本事也就是发现自然规律,利用自然规律。那个超之于自然之上源源不断向自然界输入能量,以维持自然界高度有序状态的造物主,便是我们所称作的上帝,也是我所信仰的上帝。

  Magdy的话在我听来很有道理,想不到上帝的存在还可以用科学来证明,好不新鲜,我又进一步追问到:你的意思是说,是上帝创造了自然界,也创造了我们人类,可我们所学的那个达尔文的进化论却说人及自然界都是经过千万年偶然碰撞进化而来的。

  Magdy说:你若相信如此,我没话好说,但我不信,逻辑上说不通啊。再举个例子:一栋楼房,放上几百吨炸药,一炸,肯定变成废墟一堆。同一堆废墟,再炸一回,还是废墟,炸它千万次,按照你的说法,总有一次,要是碰巧了,我们又会把这堆废墟炸成一栋楼房?废墟和楼房的差别仅仅是无序和有序的差别,记住:没有目的,就没有秩序之后Magdy又玩笑似地加了一句:你真的相信你是从猴子变的?

  Magdy这一番别开生面的陈述,使我第一次在心里感到从无神论转向有神论是可以有根据的。我也深知,我生命的三十年已经过去了,我在无神论的世界里苦苦寻求生命的意义,从没找到满意的答案,恐怕该是我面对自己,诚实地 扪心自问的时候了。我禁不住重复Magdy的问话:我真的相信我是从猴子变来的?事实上,我真的曾经相信过任何东西?有过任何信仰?我自以为是无神论者,这难道是我自己经过充份调查研究后做出的选择?不!我是被教育成的无神论者,我是被灌输成的无神论者。我从来没被给予过选择的机会!Magdy能有根有据地证明他所信仰的上帝的存在,我却从未认真地思考过我的无神论信仰的根据何在?暂且不论Magdy的论点是否经得起推敲,人各有志,信与不信,如何信了,如何又不信了,都是各自的选择,只要我们能诚实地面对自己,曾经诚实地问过自己,我为什么信?我又为什么不信?也就无愧于这一个字。

         就我而言,我糊里糊涂地成了无神论者,Magdy的这番话,使我有生第一次认真地思考起我个人的信仰问题。我无法证明上帝不存在,而Magdy却似乎很有道理地证明了上帝是自然界的主宰。如果信与不信只是50:50的选择,我会选择什么?我见够了无神论者操纵的社会里如何把人供成神而造成的诸多灾难,即便只是50:50的选择,我恐怕也愿意选择相信上帝,我想见识见识有上帝存在的另一半世界。更何况,Magdy的证明对我来说不可忽略,也不无道理。

  临到与Magdy分手时,我又打趣地问了一句:Magdy,你从哪儿学来这么多的说法?

  Magdy认真地说:你可听说过:敬畏上帝,是智慧的开端

  我愿意去探讨寻求这个因信仰上帝才带来的智慧。

(2)

1991年5月,我总算挣扎着挤进了美国这个自由国度。机会难得,怀揣着Magdy教的那点儿有关上帝的知识,我一头扎进了台湾同学组织的基督教团契。每周五晚上的聚会,我肯定一次不拉,我如饥似渴地同大家一起研读圣经,不知不觉近一年过去了,我整个儿把圣经从旧约的创世纪直至新约的启示录通读了一遍,外加各路同学对圣经的诸般解释,这才发现,信仰上帝可不仅仅是选择信与不信的问题,信仰上帝还讲究信谁,信哪个教,甚至信哪个教派,这可是我始料不及的,我老老实实地学完了圣经,就开始问问题。老实说,我对基督教没有一丝一毫的抵触,事实上,临到快学完圣经时,我已经心甘情愿地接受了洗礼,正式成了基督徒。但是,逻辑上,我却无法认为基督教比其它宗教更高一筹。我信基督是通向上帝的道路,但我没有办法说服自己,这是唯一的道路。我曾经是一个彻底的无神论者,宗教于我是一个总体概念,世界也只分为两半:无神和有神。基督教圣经里的一段话曾给过我犹如A Leap of Faith一样的启示;年轻的虔诚的聪慧的穆斯林Magdy曾引领我跨越了从无神到有神的边界;我还曾在布拉格与一位同样虔诚的印度教徒同窗共室近一年,亲眼目睹了她日复一日如此这般地供奉她心中的偶像;更加上在故国故土曾耳濡目染,从峨嵋山顶上,从西游记里知道了一点点佛教的知识。这些不都是宗教吗?他们之间除了名字不同,难道信仰的不是同一个上帝?我碰巧成为基督徒,只因为在美国,这是最广为流传的宗教,我如果当初没来美国,而是去了中东,我恐怕也就成了穆斯林。宗教啊,我以为信了就万事大吉了,天下太平了,却原来还有这么多的蹊跷在其中。

  我心里有太多的疑问和不解,可我还记得那段曾经给过我勇气和安慰的圣经的话:

Ask,and it will be given to you;seek,and you will find;knock,and it will be opened to you。 --Matthew 7:7

  我始终坚信这是对我的许诺,If I ask,I shall be answered。

  概括起来,我当时心里最大的疑惑主要有三点:

1。世界上各大宗教之间的关系是什么?如何知道他们信仰的不是同一个上帝?
2。按照现行基督教的说法,耶稣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独一无二的,为什么?依照上帝的能力,给人类送来十个八个耶稣,不在话下,是不是?又为什么不呢?
3。宗教和科学之间是什么关系?科学是自然界规律的集合,宗教是来自创造自然界的上帝的教义,二者之间不可能没有关系,更不应该相悖。

  我开始在团契里问这些问题,虽然大家不能给我满意的答案,但还是友好地耐心地开导我,最通常的一种安慰方式是:你只要信了主耶稣,就得救了,其它的就留给   神去掌管吧。这话不无道理,可我是个喜欢刨根问底的人,十多年的追求,不肯就这样半路打住。我目前最关心的也不是得不得救的问题,我已经信了主耶稣,得救是当然的事,但若心里的疑问得不到满意的解答,信仰就难以坚定,说不定去了天堂,还会被认为是次品给退回来(玩笑)。与此同时,我也在我受洗的那个教堂,还有其它大同小异的不同教派的基督教里,比如耶和华见证人,摩门等等,问同样的问题,都没有答案。很快我就明白,基督教作为整体,有一套自圆其说的理论或信仰(Doctrine),凡超出这套理论之外的问题,他们多半采取回避的态度。我知道了,要想解答我的疑惑,我必须扩大搜寻的范围,到基督教之外寻求答案。

  有一点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一定会找到答案,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那一段于我有如许诺的经文(Matthew 7:7),决不会只是说说而已的。

(3)

  从那之后,我逢人就问人家信仰什么宗教,朋友、同事,甚至头一次见面的陌生人,只要对方敢于表露愿与我谈论宗教的话题,我马上就会把我的问题端出来,几乎无一例外的,我总是很快就把对方给吓回去了。

  还是刚到美国不久的时候,丈夫有一次告诉我:这里有两个美国人,你应该见一见,一个男的名叫Bill,另一个女的叫Stella。我问为什么。丈夫说:我也不知为什么,但我总觉得他们具有的气质正是你喜欢的那种。我又问:你在哪儿认识他们的?丈夫说:在餐馆打工时,他们常来吃饭,就认识了。这段对话到此为止,我不知丈夫的话有任何特别的意义,丈夫也不知自己在说什么。

  正是在这段我逢人就问宗教的日子里,有一天,在National超级市场的出口处,丈夫激动地指着一位看上去非常精神的戴眼镜的中年美国人:这就是我曾告诉过你的Bill。然后又对Bill介绍了我。我记起丈夫说过的我会喜欢Bill的气质的话,不禁多看了几眼Bill,丈夫是对的,Bill身上散发着一种我从不曾在任何其它人身上见过的气质,正是我喜欢的那种。刚交换了几句问候的话,Bill就说:这样吧,后天有空吗?星期三你们俩到我们家吃晚饭。说罢就拿出纸笔写下了他家的地址,给了我们。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吃晚饭的事就说定了。

  回家的路上,我问丈夫:你与Bill是交道很深的朋友?丈夫说:不是,就是打工的时候,他来吃饭,我们聊过几句。我又问:这边的美国人是不是都这样,认不认得的人,一见面就请到家吃晚饭?丈夫:好像不都这样。

  到了星期三,临到要去Bill家时,丈夫却说他不去了。我很不解:不是说好的吗?但丈夫主意已定。我一赌气:已经答应人家了,你不去,我自己去。

  在去Bill家的路上,我问我自己:我根本不认识Bill,为什么独自一人也要去?除了不愿失约这一条,还有没有别的因素?那天在National见到Bill时,就感到Bill身上透射着一种我从不曾见过的东西,一种不可抗拒的吸引力,又好像是人在漫漫黑夜中迷失了方向,走头无路之际,突然见到远处有一丝亮光,或者说看到了一线希望,我说不清,我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冲动。

  到了Bill家,Bill和他妻子已经做好了一桌的饭菜,正等着我们。上了饭桌不到5分钟,我就忍不住开始要问Bill夫妇有关宗教的问题,全然不知马上要开始的对话将从此彻底改变我的一生,我十几年来内心深处的困惑即将得到解答。

  我问Bill:你信基督教吗?Bill:我们相信基督是上帝给人类送来的使者,圣经是由基督带来的上帝的教义。

  我马上就注意到Bill的回答不同于标准的基督徒的回答。我壮了胆子,问了一个通常不会这么快就问的问题:除了基督,上帝还给人类送过其它的使者吗?

  Bill:是的,上帝还给人类送过很多其它的使者,事实上,当今世界上已知的各大宗教的奠基人都是上帝的使者。

我:那这些宗教之间的关系是什么?他们信的是不是同一个上帝?

Bill:我们相信所有宗教都来自同一个上帝,宗教之间的关系我们认为是Progressive Revelation。

我:什么是Progressive Revelation?”(渐进的启示)

Bill:自从有人类以来,上帝就从来没有仍下我们不管(leave us alone)。古往今来,上帝不断地周期性的给人类送来使者,带来人类需要的教义。根据人类不同时期理解能力的不同以及不同区域文化的差异,上帝由浅入深地把其教义展示给人类,其宗旨只有一个:帮助人类灵性的发展,增进人类对上帝的认识,也增进人之间的相互热爱。这很像我们到学校,老师会根据我们理解能力的高低,教给我们不同程度的知识。宗教就好比是一本书,名称不同的各个宗教是这同一本书的不同章节,所以叫做Progressive Revelation。

  我感到我眼前的迷雾正在慢慢散开,从那拨开的云雾之间,有一道光芒照射进来,直照到我的心底。

我继续问:宗教和科学之间是什么关系?

Bill:我们相信宗教和科学从根本上是相通的。如果宗教和科学相悖,要么是因为宗教已成为迷信,或者科学不准确不全面造成的。

我:你怎么看达尔文的进化论,你相信我们是猴子变的吗?

Bill:我们相信人是逐渐进化而来的,在人类漫长的进化过程中,或许某个阶段我们的外形像猴子,但是我们从来就不曾是猴子,猴子也永远不会变成人。我们相信是上帝创造了人类,人类从被创造的那一瞬间起,无论当初被创造的存在形式是什么,即使就是一个细胞,就已经具备了有一天能进化成人的潜力(Potential)。这就好比一颗苹果种子和一颗梨种子,无论从外形上看它们有多相似,但苹果种子具备了有一天可以结苹果的潜力,而不会因为外形像梨种子长大后就结梨。

我鼓足了勇气,问了我深埋心底的问题:你们也相信人有灵魂吗,你认为人活着是为什么?

Bill:是的,我们相信人的存在之根本是灵魂。人的存在有开始,却没有结束。在每一个上帝创造的世界里,我们的灵魂将不断地完善自己,也将离上帝越来越近。眼下我们存在的这个物质世界,是唯一的我们有自我选择的世界,我们活着的目的其一是为推动人类社会向前发展做份贡献,即所谓Every man was created to carry forward an ever advancing civilization。其二是为了发展我们下一个世界所需的能力,举个例子:我们出生前都要在妈妈肚子里呆九个月,为什么?为的是发展一些必要的能力,比如:先长大脑,再长眼睛,耳朵,手脚等等,尽管我们当初用不着这些能力,但却必须长全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可幸的是我们当初没有选择。同理,我们今天活在这个世界,也是为了发展下个世界所需的能力,但却稍有些不同,第一,这次我们有了选择,第二,这些下世界所需的能力也是使我们今天生活美好的要素。这些能力(或称品质)包括:善良、谦让、诚实、慷慨、热心、富有爱心同情心……等等等等。

  好精采的论述,至少我认为精采绝伦,无可挑剔。

  我的问题问完了,答案也有了。我坐在那儿一动不动好半天,我望着Bill,他是那样的英俊,透明般的整洁,深邃的目光中透着智慧和令人感动的热情以及令人敬仰的高贵气质,他回答问题时沉稳不急,用词准确丰富,喻意深刻,说到为止,从不自己滔滔不绝。那一刻,我毫不怀疑,Bill是上帝送来引导我的,我十几年的不懈追求,终于感动了上苍,我的心终于可以歇息了。

  从高中开始,我就反复地做同一个恶梦:一个漆黑的雷雨交加的夜晚,不知是谁紧追我不舍,我使出全身的力气想跑,腿却软得一步也动弹不了,想呼救却叫不出声,周围漆黑,我什么也看不见,总是在绝望的心境中被惊醒。这个梦一直伴随着我,梦里的场景如此逼真,我时常怀疑那个夜晚的事真的发生过。

  和Bill谈完话以后,约半年过去了,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我好久没做那个恶梦了。到如今十几年过去了,我再也没做过那个恶梦。我的恶梦总算结束了。

【编者按】本文作者康乐在听了Bill一席话以后,认为找到问题的答案。但我们认为其中一些观点是不符合圣经教导的,我们一些中青年信徒还很需要在真道上得到栽培,才不会迷失。

       我们基督徒对其他宗教的看法,是不可一概而论的,要具体的分析。如对犹太教,伊斯兰教,因为都信仰独一的真神上帝,都认同旧约圣经,在这方面是有共同语言的。但是他们不认识、不承认主耶稣基督是上帝的儿子,是弥赛亚,不认识主耶稣是唯一的救主、是唯一可以引到上帝那里去的真理、道路和生命,他们要靠守律法和自己的修行功德得救,都是与福音真道不合的,我们基督徒不可被迷惑,认为各种宗教都是一样的,一定要在真道上站立得稳。

      对于佛教,他们也认识到人有罪孽,有天堂地狱,人生短暂无常;但是他们哲学是无神论,他们大多数信众是拜偶像的,拜那些用金银木石泥雕塑的偶像,这些偶像是接受贿赂的。他们中明白佛教道理的人,是要靠自己修行来脱离苦海的。

       对于虔诚信仰其他宗教的人,我们基督徒应该尊重他们的人格和信仰;但是在真道上我们不可糊涂,不可和稀泥,要持守住福音的奥秘,要像保罗那样成为基督的精兵,传扬纯正的福音。

        我们相信上帝创造了宇宙万物,各从其类。进化论只是人的一种荒谬的假说,并不是科学,几千年来的历史证明,人还是人,猴子还是猴子。真正的科学与我们的信仰是并行不悖的。

                                                                                        2012,3,31

 


上一篇:第988篇 对和合本修订版利未记第4章修订情况的评论

下一篇:第990篇(转载) 刘澎:宗教与美国社会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