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书籍和媒体简介(信仰和社会对话)

第1101篇(转载)

     前言:

    在美国的一位姊妹给我传来几篇关于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解读与评论。兹选择其中两篇与读者分享。这部影片2012,11,22日在中国大陆上映,为期7天。

    这部影片是根据加拿大作家杨·马特尔(Yann Martel 1963,6,25---)的同名小说改编的。 马特尔的父母是加拿大人,为外交官。马特尔出生于西班牙,在哥斯达黎加、法国、墨西哥和加拿大长大。在加拿大的安大略省彼得堡的特伦特大学读哲学系,毕业后做过洗碗工,植树工,保安。用一年时间读过宗教经典。在印度、土耳其和伊朗停留过。在印度居住半年。2001年38岁时发表畅销小说(少年派π的奇幻漂流》,2002年该小说获得多个重要奖项。

    该影片由李安执导,2009年2月 李安开始接手,到2010年10月选定主角为印度17岁的少年苏拉·沙玛 ,苏拉·沙玛现在德里大学读书。该影片2011,1月正式开机,拍摄现场主要在印度和台湾的台中市 等地。

    

    从圣经的角度解读《少年派》(转载) 

 
   
昨晚看了《少年派》,其中大量使用隐喻、象征等手法。 根据原小说作者的经历来看, 基督教信仰和知识对作者的影响似乎更大些, 不妨从圣经的角度对影片做一番解读。 整个故事的叙事是一个套层结构,故事的主体是少年派的成长经历, 他的经历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童年时,少年时代海难前, 海难及漂流。

    童年时代的派处在信仰寻求阶段,在印度教、伊斯兰教、 基督教中都试图寻找上帝。作者的立场貌似完全中立, 但其实多少有些流露。在影片中可以看到, 印度教的信仰基础是印度的民间故事, 民间传奇中的一个个英雄被立作神, 作者借派的父亲的口表达那是可以用理性用科学分辨的; 派对伊斯兰教的认识主要是祈祷时的礼节, 意思是伊斯兰教比较注重外在的宗教形式; 派对基督教的认识相对更完整,通过牧师的口传达了福音的信息——耶稣基督是上帝的独生子,降世为人为世人的罪被钉在十字架上, 尽管这对他当时来说是费解的, 但是吃饭的时候当他父亲叫他不能同时信三个教,而要选定一个时, 他说他要受洗

    基督教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教义,就是关于罪。《圣经·创世纪》4:7“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门前.他必恋慕你、你却要制伏他。”罪仿佛野兽一般对人虎视眈眈,但同时,罪对人又有很大的吸引力。 《圣经·雅各书》1:14 “但各人被试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欲牵引诱惑的。”所以, 派在第一次看到老虎的时候,竟然被他吸引,并尝试着与他交流。 这样的一种关系状态,和人类与罪遭遇时候的状态,是类似的。 事实上圣经里也多处用凶猛的野兽来指涉罪性和罪行。紧接着, 父亲的一声吼把老虎吓走了,但接下来的场面很有意思, 父亲用一只羊喂了老虎,给派上了生动的一课。在这里, 铁栏杆象征“律法”,《圣经·加拉太书》4:3“我们为孩童的时候、受管于世俗小学之下、也是如此。” 加拉太书  3:24  这样、律法是我们训蒙的师傅、引我们到基督那里、 使我们因信称义。《加拉太书》中所说的世俗小学, 指的就是上帝借摩西赐给犹太人的律法(主要是指摩西五经,即《 创世纪》《出埃及记》《民数记》《利未记》《申命记》)。 也就是说《圣经·旧约》中当人类因为罪性而与上帝隔绝的时候, 上帝用律法来管教人类,叫人类不犯罪行。在这里,作者将“罪”直接具象化为一只老虎,人与罪之间“恋慕”“制伏”的关系也就类似于派和老虎的关系, 那是一种既让人恐惧又有无穷诱惑的力量。

    接下来的阶段是少年时代,派在印度庙中认识了一个少女。 他们的相识是在神庙中的舞蹈课上, 舞蹈老师表示排练的舞蹈是献给庙里的神的。 及至后来派跟着少女两人在言谈中所涉及的莲花、森林等内容, 均充满了性的暗示。从印度舞蹈的起源来说, 与性内容是高度相关的, 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一的湿婆代表的就是创造力和性力。总的来说, 作者含蓄地定义了印度教的两块基石:1、民间传说故事。2、性。

    再接下来是第三个故事阶段:海难和海上漂流。 海难的故事创意显然来自《圣经·创世纪》中挪亚和方舟的故事。 在《创世纪》中, 挪亚根据上帝的旨意带着一家八口和大大小小的飞鸟走兽进了方舟, 从而得到了拯救。只是在《少年派》中,这个故事被改写, 船毁人忘,唯一活下来的是派和几只野兽。我们留意到, 派在沉船前跑到甲板上对着天空喊叫, 仿佛是在与一位有形的神对话。甚至可以说, 派的得救是得到了上帝的启示, 在暴雨下与上帝沟通的渴望拯救了他。但是紧接着,苦难临到了他, 他的父母和弟弟都随着货轮的沉没而死去, 最后只留下他一个人在救生船上。

    这个阶段的派面临的人生最大的挑战就是“苦难”。亲人丧失之痛、 与环境搏斗之苦,与野兽相持之难, 以及没有盼望的将来和无边无际的孤独。 船上的几个动物有不同的特性,猩猩是动物中最有智慧的( 在将土狼打下去一次后还很得意),斑马是动物中最能跑的( 它的腿起初还能踹几下土狼),土狼是动物中最凶残的( 爱吃动物的尸体)。但是在海上,这些属地的能力都全无用处, 或者说,这些象征了人的能力的东西都失效了。 如同圣经中所描述的,在信仰的道路上, 人的能力反而会成为认识上帝的拦阻。《哥林多前书》  1:19  就如经上所记、『我要灭绝智慧人的智慧、废弃聪明人的聪明。』《 诗篇》 147:10  他不喜悦马的力大、不喜爱人的腿快。 当巨大的命运苦难来临的时候,这些东西都存留不住。 一如影片中最惊悚的一个镜头就是老虎从救生船舱底一跃而出的时候 ,这时,三个活物都一起完蛋了。所以在这个阶段, 老虎所代表的更多是苦难。

    有的人会因苦难而沉沦,但是苦难也是认识上帝最好的途径, 在认识神的过程中自己得到成长、坚固。在圣经中,海预表旷野。 派的求生之路更像是犹太人出埃及,要经历气候、食物、 饮用水的重重困难。派接着就发现, 救生船里预备了各样海上逃生所必备的食物和工具。 正如圣经所体现的,神在基督耶稣里有丰富的预备, 神的恩典是够人用的,在圣经中,方舟也正是预表基督。 即使在食物被海中的大鱼弄光了,神依旧及时地为派下了一场“鱼雨”,一如犹太人在旷野中神每天赐下的吗哪。 而派与老虎之间的关系也每天都在进步, 从恐惧害怕到和平相处到产生感情,一如基督徒和苦难之间的关系。 没有老虎,派恐怕撑不到真正得救的那天,他也不会真正的成长, 并且真正认识上帝;一如基督徒正是在苦难中历练生命, 在患难中与神同行。 我们也就不难理解派在船上找到的逃生手册的象征含义,那就是《 圣经》。人在困难中都需要这样的一本行动指南, 帮助人类如何积极地如何应对苦难,与苦难相争、相处, 不被苦难打倒,最后反而是苦难奄奄一息,人却成长地更强壮了。 最后当派完全得救时,老虎看都不看他一眼的走了。 当人不再惧怕苦难时,苦难也就不再是苦难了, 这个人生的功课就算是毕业了。

    从人物原型来说,这个时候的派更象是《圣经·约伯记》中的约伯, 经历了深重的苦难,上帝允许魔鬼夺走他身边最重要的亲人, 但惟独留下了他的性命。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在这样的苦难中还能持守信仰吗?既然信有神, 那患难的时候神在哪里呢?可以说,这是一种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但是我们看到派的反应和约伯非常相似,尽管痛苦, 尽管有许多抱怨,依旧对着天说话,换言之, 他对上帝有许多的不满,但依旧相信他的存在。还记得《约伯记》 的结尾吗?约伯最后得着的祝福是远远大过先前的, 因着他对信仰的持守,上帝最终将祝福给了约伯。 在派来说也是如此,剧终时分, 派告诉来采访他的作家他有妻子和孩子,经历患难之后, 上帝依旧祝福他。

    作者还借鉴了另一个圣经人物的原型,就是先知约拿。在《圣经·约拿书》中,上帝呼召约拿去向尼尼微城的罪人们发预言, 约拿却悖逆不去,上了大船往相反的方向去。 船员们把约拿丢进海中,约拿被大鱼吞下, 在鱼肚子里呆了三天然后被吐了出来。约拿还在一棵蓖麻叶下乘凉, 影片中派也同样做了一把遮阳伞。 派在小岛上的经历如同约拿在鱼腹中,虽然貌似美好, 但若不是离地而睡,早就被酸液腐化了。约拿在鱼腹中没被化掉, 同样是上帝托住了他。作者这里也不忘轻微的挖苦了一下佛教, 船上本来有个喝肉汤的佛教徒,在岛上的莲花中却有颗人牙, 这个吃人岛的全貌竟然像是一尊卧佛,其中的含义不言而喻。

    我们看到从派整个的人生而言,他经历的是先死后生的过程, 他的人生包括生命几乎都毁灭的时候, 却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带领他一步步走过苦难,也历练了心智。 在他复活的过程中,那只看不见的手不仅给了他食物、饮用水、 方舟,也给了他智慧、勇气、信心与盼望。一如《圣经·以弗所书》 所说的:“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他叫你们活过来。”影片最后, ,为了满足日本人的要求,派讲了两个故事, 这两个故事一个是真实的历史, 也是忠实的记录了奇幻旅行过程的故事; 另一个故事是为了满足人的需要而胡编的故事。从这个意义上来说, 这两个故事一个是记载上帝作为的神本主义的历史, 一个是满足人需要的人本主义的历史。 选择哪个故事也就决定了选择者的信仰价值取向。 信仰的重点就是信。

     虽然, 李安个人用东方美学对影片进行的适度包装也使影片别有一种神秘主义的色彩,但个别桥段的改写不改变影片整体的价值观导向。 所以个人以为,《少年派》其实是一部福音电影, 不仅仅可以帮助人们认识信仰,对信徒来说, 也是生命成长历练的参考读物, 少年派的奇异旅行也真实是每个信仰者与神相遇的奇异之旅。 影片中的采访者选择了相信真实的故事,那么你呢?

 

   

没见过的就不是真的吗? ——

李安《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石衡潭)

 

    经过3年的沉潜积累,李安终于又给人们带来新的惊喜与感动。3D电影的视觉冲击力是传统电影无与伦比的,这点已经为无数人的欣赏经验所证实,但仅仅靠技术是难以走远的。李安的长处在于,不光给我们以精美绝伦、令人震撼的视觉盛宴和想象力的海阔天空、魂游象外,而且引大家进入对人性、人生的深刻思考。

    选择少年派作为主人公是耐人寻味的。少年期是处于儿童与成人之间的一个阶段,是一个人人生观、世界观形成的时期。儿童生活在梦幻世界,成人则生活在现实空间。少年人还保留有儿童的纯真,可又向往成人的成熟,迈向成长意味着梦幻一步步被现实挤压与驱散。一般来说,少年人而会逐渐被成人世界所同化,但也有可能对这个世界形成冲击。少年派更是一个喜欢沉浸自己幻想世界之中的人。小时候,他相信动物也有灵魂,所以,他很想亲手拿食物去喂老虎。幸好父亲及时赶到,才使他免于身体致残。随后,父亲用老虎无情猎食绵羊的血腥场面给他上了成人的重要一课:“动物和人有本质区别,忘记那一点的人就会没命。Animal and person have substaintial distinction, forget that some people will die.”这是对万物有灵论的一种批判,它使派从此丢掉了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派的父亲是一个理性主义者,凭理性来分析判断一切,对待信仰也是如此。他告诉派:“同时信不同的宗教就等于什么教都没信。At the same time letter of different religions is not what to teach letter.”这是很有道理的。神是独一的,也是忌邪的。当然,神让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神也能以假神为台阶让人找到自己,派即是如此:他先通过印度教的毗湿奴知道有神,然后了解到真正的救主是为人类的罪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基督。派的父亲还说:“怀疑作用巨大,它使信仰永葆活力。Suspected enormous effect, it makes the religion activity.”这说明真正的信仰不是迷信,信仰与理性并无冲突,人要通过理性去思考信仰。也就是安瑟伦所说的:信仰寻求理解。

    当然,理性有其限制,正如派的母亲所说:“科学让我们看到更多外在世界, 而信仰让我们了解内心。”真正的信仰超越理性,也决不是眼见为实这么简单。它不是幻觉与幻想,而是凭信心去盼望与看见。“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希伯来书》11:1)派在二百多天的海上孤独漂流中亲身体认到了这一点。“最重要的是不要绝望。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not to despair.”若是完全凭眼见,凶悍的鬣狗、咆哮的老虎,早已经让他魂飞天外了;若是纯粹靠理性,一望无际的大海、汹涌滔天的巨浪,也足以粉碎他的任何希望。只有当他在惊涛骇浪、暴风骤雨中呼求神,感谢神,归向神的时候,他才有了勇气、希望与平安。“神啊,感谢你给我生命,我准备好了。God, thank you for giving me life, I’m ready.”神也给了他丰富的供应和奇妙的带领:在他与老虎渴的时候,降下了雨水;饿的时候,带来了飞鱼;在他们精疲力竭,奄奄一息的时候,送他们到了芳草鲜美、和谐宁静的漂流岛;最终,更把他们平安地带回了温暖的人间。在这一过程中,我们仿佛看到了圣经中神给在旷野中行走的以色列人赐吗哪、降鹌鹑的神迹,看到了《以赛亚书》11:6-7所描绘的场景:“豺狼必与绵羊羔同居,豹子与山羊羔同卧;少壮狮子与牛犊并肥畜同群;小孩子要牵引它们。牛必与熊同食,牛犊必与小熊同卧;狮子必吃草与牛一样。”

    在茫茫大海之上,派与老虎的相处经历了恐惧、征服、管理的过程,可以说派与老虎等动物的关系最后达到了神所吩咐的境界:“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创世记1:28)这一切都是真正信仰所带来的。

    影片呈现了各种各样的动物与场景,而它们又蕴含着丰富的隐喻与象征意义,人们由之可以展开无穷的联想与思考。影片中的作家在听完派的第二个故事后就用第一个故事来解释之:吃素的水手就是斑马,妈妈就是猩猩,厨子就是鬣狗,派就是老虎。当然,我们也可以作别的解释,如老虎可以看作是险恶的环境等等。人都贪图安逸,而险恶的环境或者逆境与患难,对于人是有益的。后来,派也说:“如果没有它,我无法生存下去”。对老虎的恐惧,使派始终处于警醒之中,这也给了他每天生活明确的目标:捕猎海鱼来喂饱它;这一切又消除了他的寂寞与无聊,更激发了他的斗志与创造力。老虎也可以视为人内在的欲望、罪性与邪恶。这些东西时刻蠢蠢欲动,一有机会就会跳出来,发动攻击甚至掌控人,撕裂人。在第二个故事中,派内心中的这只老虎就被凶残的厨子激发出来,最后派拿刀杀了他。人不能惧怕内心这只老虎,而需要勇敢地战胜之驯服之,要大声地对它说:“这是我的地盘。”派与老虎的关系也隐喻了神人关系。派冒着生命危险给老虎供应食物,保全它的生命,一直对它不离不弃,悉心照顾,可安全到岸后,“我确信它会回头看我,垂下耳朵,对我咆哮着跟我道别,但他只是看着森林里,然后永远的离开了我。”人不也常常像这只老虎一样忘恩负义吗?神赐我们生命,给我们阳光、空气与水,供应我们一切的需要,但我们却常常不仅不向他感恩,还违背他的意志,定意要走自己的道路。

    漂流岛上白天万物欣欣向荣,安详如梦,而一到晚上,池塘中的水却会变酸,将水中的鱼儿毒死溶解,狐獴和派因在树上栖息而幸免。此处也蕴含着“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意思,太舒适的环境、条件会使人失去警惕,变得麻木怠惰,最后归于毁灭。只有随时警醒,不图安逸,才能保全生命,获得发展。圣经中也说:“务要谨守、警醒,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彼得前书》5:8)人不要被表面的宁静所迷惑,如派的父亲所言:“别被这些事物和光景蒙骗了,孩子们,社会很复杂。Don't be deceived by these things and scenery, children, the society is very complicated.”派在树上看到了包裹在层层花瓣中的人牙,才恍然大悟,马上离岛,继续前行。

     前来调查沉船事件的日本工作人员不相信派所描述的这种奇幻经历,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或者说,根据以往的经验和大脑的推理,他们认为这样的事情决不可能发生,简直是匪夷所思。派只好讲了另外一个故事,或者说故事的另一种版本。他们也还是将信将疑,但又无可奈何。多年后,派又让前来采访的作家自由地选择相信故事中的哪一个。这其实也是让观众选择。第一个故事惊心动魄,也美好浪漫,但极不可信;第二个故事相对真实,却残酷至极,惨不忍睹。其实,二者都是人性与世界的真实。它们最重要的区别是:一个有神,一个无神。选择有神就是老虎与狐獴和平与共,相安无事;选择无神就是弱肉强食,同归于尽。

    这部影片可以看作李安信仰上的思考与表达。李安在接受采访时说:“每个人心里都有派。”在影片中,他似乎都与派合而为一了。看得出来,他渴望信仰,渴望平安,但又有许多挣扎,甚至有一些混乱。他还没有完全摆脱多神的观念,派在经历海难前,同时相信印度教、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信仰就像房子,可以有很多房间。Faith is like a house, can have a lot of room.”经历海难后,他又说:“发生了就发生了,为什么一定要有意义。Have taken place, why must be meaningful.”其实,没有一件事情是偶然,苦难尤其具有意义。没有神的允许,人的一根头发也不会掉落。如果不明白苦难背后的意义,那所经受的一切就白白经受了。影片中的这些表述都是信仰上不够成熟坚定的表现。看来,派与李安都还没有完全制服心中那只老虎。

     有意思的是:关于两个故事的选择,网上的发言情况显示,大多数中国观众尽管希望相信第一个,可是实际上大都认为第二个是真的。这说明大部分中国人还是比较现实的,还是根据已知来推测未知,按照经验来设计未来,而缺乏足够的信心去接受那最美妙的安排,也就是说没有信心的飞跃。就如派所言:“有些东西虽然并不合理,但你必须相信,他们很有力,你必须依靠!You will understand some things although not reasonable, but you must believe, they are strong, you must rely on!”当然,更准确的表达在圣经中,在谈到进天国时,耶稣对自己的门徒说:“在人是不能,在神却不然,因为神凡事都能。”(《马可福音》10:27)保罗也鼓励腓立比教会信徒:“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腓立比书》4:13)其实,李安与其电影,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3年多信心的期待,换来的是梦想的飞翔。

                                转载于2012,11,30


上一篇:第1100篇 我亲爱的弟兄们

下一篇:第1102篇(转载) 2010年世界各国和地区的人均GDP排名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