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书籍和媒体简介(见证)

1014篇(转载)           

               生命的碰撞

编者按∶作者在南非的这段经历,不仅改变了他们自己的生命, 他们在大陆不少地方做的见证,也引起强烈反响, 已有数十人因而决志、信主。

                    文/李立成、王敏、李锺诚


母亲篇

    2005年2月27日,在常人看来再平常不过了,但对我和我的家人,却是一个终生难忘的日子, 也是改变我们全家生命的日子。

晴天霹雳

    上午9点多钟,我在家中突然接到在南非求学的儿子锺诚打来的越洋电话。电话里, 传来儿子彷佛来自遥远天际的微弱声音∶“妈妈,我出车祸了, 全身不能动弹,我快要死了,你快来救救我,我很难受,我要回家┅┅”儿子说到这里,就断线了。

    儿子的电话犹如晴天霹雳。我马上按儿子打来的电话号码打回去。这次接听电话的,是儿子的老师。由於语言障碍, 我们交流起来有些困难。老师说他们已经在医院, 儿子现正在抢救室里,不能接听电话。只知道伤势比较重。 最後能出现什麽结果,还不得而知。他们都等在外面┅┅

    几个小时後,经多方辗转得知,我儿子经过会诊,要转到南非最大的一家医学院才能完成手术。另外, 有一个21岁的白人女孩,已经在这场车祸中遇难, 另一个白人女孩受了重伤,而在这场车祸中,当时是我儿子开车。

    国内下午4点多,我们终於与中国驻南非开普敦领事馆联系上了。林领事去了医院後告诉我们,儿子的情况很严重,脊椎骨折, 其中两段是粉碎性、压缩性骨折,盆骨也裂开了,有可能瘫痪, 要我们尽快赶赴南非。

     我们不知所措,难以用语言表达当时的心情。

    去北京签证期间,我们找了律师,谘询关於南非的法律。因为南非是案例法,听说有两项罪名∶一、蓄意谋杀罪,二、 酒後驾车超速罪。一时难以确知儿子会承担什麽法律责任。

     作为母亲,孩子遇到如此大的事故,可怜巴巴地打电话向我求救, 不管有多大的困难,我都应该去面对、也必须面对。 我安排好家里的一切,以最快的速度办理好出国手续。8天以後, 我们夫妻到达了南非首都开普敦。

    到机场接我们的,是儿子的同学,叫穆云飞。和他一起来的,是一位姓吴的律师。这位律师一再安慰我们不要太著急, 并且说他会尽最大努力帮助我们,又说教会也会帮助我们。 我们听到“教会”这个词,感到很陌生,再次问了云飞, 才知道他并不是律师,而是一位牧师。由於太紧张,我们居然把“牧师”听成了“律师”。

    原来这些天,都是教会以及儿子的同学们,在悉心照顾著他。

    在儿子的住处住下後,我们早晨、中午、晚上,从住的地方到医院去,每天要往返3次,90多公里。 由於语言的障碍,路又不熟悉,穆云飞同学每天为我们带路, 一周以後,我们才认得路。

    在做第二次手术前,中国驻南非领事馆的林领事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手术後, 儿子有可能瘫痪。听到这个消息,我两腿发软,走不了路。 儿子还这麽小、这麽年轻,今後怎麽办啊?牧师夫人和教会里的人, 为他禁食祷告。结果手术非常成功!

犹疑梦中

     每当想到我们将要面对在车祸中去世女孩凯希(Cassie) 的家人时,我们的心情就非常沉重。吴牧师知道後, 邀请我们周日去教堂看看。在教堂里,听见大家唱一首歌,叫《 这一生最美的祝福》,非常感人∶“这一生最美的祝福, 就是能认识主耶稣;这一生最美的祝福,就是能信靠主耶稣┅┅”

     听到这首歌,我有一种莫名的感动,眼泪止不住地流。第二天晚上, 我在梦里,不断地听到这首歌。早晨起床後,我告诉家人, 我在梦里学会了教堂里的那首歌,他们不敢相信。我就唱给他们听┅

     那种感觉真太奇妙了。虽然牧师讲的道,我们不太明白,但我们却非常喜欢去听。总是盼望著每周聚会的时间。 每个周日我们都去白人教堂,周三去华人灵粮堂教会, 在开普敦期间没间断过。教会也在各方面,给予我们很大的帮助。

    我们就要去过世的女孩凯希家里了。头一天晚上,我们吃不下,睡不著,呆坐到凌晨4、5点钟。不知道等待我们的, 将会是怎样的场面。想了很多很多,把事情想得很复杂、很糟糕。 无论他们怎样愤怒、怎样责怪我们,我们都应该承受。 不管他们怎麽样对待我们,我们都能理解,因为天下做父母的, 失去孩子的心情都是一样的┅┅

     次日早晨,教会的牧师、另外一个受伤的女孩拉娜(Lana)的妈妈,以及我儿子的同学,陪同我们去凯希家。 在门外迎接我们的是凯希的爸爸邓肯先生(Peter Duncan)。我们看见了他那双悲伤的眼睛,但是, 在他的脸上,没有看到丝毫的愤怒。他忍著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 和我们一一拥抱。

     我们走进屋,凯希的妈妈玛丽莎(Marisa)站在客厅中间, 一时我愣在那儿,一步都挪不动了。她却伸出双臂走过来拥抱我, 长达10分钟之久。她的手不停地拍著我的肩, 嘴里不停地安慰我说∶“这是意外,不要太自责┅┅”

     本来,我是想好了许多抱歉和安慰的话。但在凯希妈妈拥抱我的一瞬间,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什麽话也想不起来、也说不出来,只有眼泪不停地流, 只会反覆地对她说一句话∶“对不起,真的对不起!真的、 真的对不起!”除了这句话,我再也找不到任何话语, 能表达对他们的歉意和我当时的心情。

     坐下来後,凯希的爸爸对我们说∶今天你们的到访,是对我们全家最大的安慰。他并且要我们放心, 他们绝不会起诉我的儿子。凯希的妈妈一直坐在我身边, 握住我的手不断地安慰我。看见她的眼泪在眼圈里面转, 我心里难过极了。她告诉我,他们没有愤怒,只有悲伤。 他们跟凯希不是永远的分离,而是暂时的分开。 等他们完全接受了女儿过世的事实以後, 他们会去医院看望我的儿子和另外一个受伤的女孩, 并希望他们早日康复┅┅

     至始至终,他们都在安慰我们,没有半句责备的话。这是我们始料未及的,好像我们的角色相互调换了一样。 事後我们得知,他们当天就把女儿的眼角膜和器官, 捐赠给了需要的人。

    我们真的不明白,本应该伤心、愤怒的他们,为什麽会用这样的态度来对待我们?我们好像在梦里, 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和感受到的一切。因为对常人来说,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他们承受了那麽巨大的悲伤,却用这样宽容、 慈爱的态度接纳我们全家。

    并且,因凯希父母的坚持,检察院对儿子“由於个人疏忽造成他人伤亡罪”的公诉罪名,最终不成立。

    由於语言的障碍,加上我们没有太多时间留在南非陪伴儿子和拉娜治疗, 我们决定带他们两个回中国治疗。我们心里始终不够踏实, 凯希家人对我们所做的一切,总感觉像在梦里, 甚至担心他们会不会反悔。

    在离开开普敦之前,儿子在老师和同学的陪同下,向凯希父母道别。凯希的爸爸、妈妈,用宽容的胸怀接纳我的儿子, 并用手拍著他的头说∶“我们真的为你能够活下来而感到高兴, 祝福你早日康复。”虽然他们眼睛里一直闪著泪花, 却是那麽的慈祥。

    後来我们才知道,凯希的全家是信上帝的。他们的这份宽容,这份爱,深深地感动了我们全家。於是,在回中国之前, 我们由香港著名的传道人梁燕城博士带领,做了决志祷告, 归向了上帝。

传递温暖

    我们带著儿子和拉娜,顺利地回到了中国。直到回到中国,我们才算从梦境里走出来,完完全全、真真实实地相信, 凯希一家为我们所做的都是真的。

    我也很感谢拉娜的全家,对我们的理解、信任,以及在南非期间给予的帮助,并同意我把拉娜带回中国治疗。 他们自始至终没有责备过我们。 拉娜的妈妈要拉娜在飞机起飞以後交给我们一封信,信里这样写∶
“亲爱的李立成∶我愿你们一家平安、健康。 非常感谢你为拉娜提供的所有医疗帮助┅┅我也希望你能放松自己, 不要因为锺诚和拉娜的伤势,而有太大的压力┅┅”

     回到中国後,我们把凯希父母对我们所做的一切,讲给了亲戚、朋友们听,他们也都深深地感动了。大家都认为, 信上帝的人能这麽好,那麽, 他们所信的上帝也一定是非常非常好的。就这样,我们的家人、 亲戚和朋友共18人,一起信了凯希一家人所信的上帝。

    其中一位亲友,她以前就住在成都一间教堂的隔壁。40多年来,她几乎每天都从教堂门口经过,但是一次也没有进去过。 当她听到我们在南非的这段经历後,也归向了上帝。

    2005的7月15日晚上,从南非赶来的牧师,为我们18个人施行了洗礼。

受洗归主後,新的生命、新的动力,在我们的身上慢慢成长。

     因为父母没有钱,一个几岁的孩子,有病不能做手术,生命一直垂危;因为没有钱,一个21岁的女孩, 被大火烧成重伤後,长达8个月没有得到应有的治疗, 以至全身已大面积溃烂,处在极度的疼痛中;也是因为没有钱, 一位80多岁的婆婆,14年前收养了一个被父母遗弃的8个月大的孩子, 可现在再也无力养育他了┅┅这些在电视、报纸上看到的, 开始深深地牵动我们的心。
我们18个人一起,为那个几岁的孩子和烧伤的女孩捐了款。 因为有了钱,他们的手术和治疗很快就跟上了。 而那个收养孩子的婆婆,我们经过多方面的打听後, 得知她住在一个非常贫困的山区。我们找到了那里, 给老人送去了一些生活费和孩子读书所需的所有费用, 让老人能如愿地继续收养那个孩子。

    我们做这一切,并不是为了出风头。是耶稣基督的爱,带领我们去这样做。因为在彼此的爱中, 我们不仅能温暖自己的人生,也能温暖别人的人生。

父亲篇

     我听到家里电话响,是儿子打来的,说出了车祸,当时我整个人都懵了。我赶紧把电话交给他妈妈。 得知除儿子本人伤势严重之外,还有两个同车女孩一死一伤。 情况非常严重和紧急。

奇怪律师

    儿子的伤势让我揪心,对事故善後处理更是一片茫然。虽然我对国外的法律并不了解,但最起码有一点是懂得的∶作为驾驶者,对乘车人的安全,无论如何都是负有责任的。 如果被追究刑事责任,儿子有伤在身,怎麽受得了牢狱之苦? 而且又得知儿子的车刚脱保, 听说伤者和死者也没有任何医疗保险和人身保险。这样一来, 赔偿的重担全都会压在我们身上。

     更况且,还要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家,去处理这样棘手的难题。 语言障碍、种族歧视、人地生疏等各种劣势,样样都是雪上加霜啊! 去了,什麽时候能回来也不得而知┅┅

    怀著这种悲凉心态,我们把家里的各样事情都安排得很长远,做好了长时间不能回国的准备。

     经过劳苦奔波,我们和儿子的姑姑一起,终於抵达了南非开普敦。 来接我们的,是儿子的同学穆云飞和一位男士。介绍说那是吴牧师, 我误听成了吴律师。奇怪的是,这个“律师”很热情地跟我们握手问候,还主动帮忙提笨重的大行李箱。

     到了车上才搞清楚,原来不是“律师”,是“牧师”。 我脑海里马上就想到了外国电影里面,专门给人做忏悔的神父。 心想,现在需要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忏悔┅┅

     到达儿子租住的公寓後,吴牧师对我们说∶“有什麽需要帮助的, 就来找我。”我虽应承著,心里却觉得,这不过是客套话。 人家非亲非故,能来机场接我们已经很不错了。 这种场面上的应酬话,都是说说而已。

     我们赶到医院,儿子还在进行手术。在手术室门外, 我们见到了守护他的几位同学。其中,云飞的太太李静跟我们说∶“不要太著急,我们和师母(牧师太太)已在为锺诚做禁食祷告。”我心里很纳闷,什麽禁食祷告?虽然不明白, 但我还是发自内心地感激他们帮忙照顾儿子。 来南非以前真的没有想到,还有这麽多人在尽心照顾他。

     终於盼到儿子从手术室里被推出来,看到他憔悴的面容, 我心疼极了。尽管心里也著急、生气,但看到他苍白消瘦的样子, 只剩了说不出的难过。虽然儿子的手术看上去算顺利, 但最终能恢复到什麽程度,还难以预料┅┅

何等贴近

     接下来,如何面对死者家属,这问题使我们非常揪心。我们抵达开普敦,对方肯定是会知道的。按国内的常情, 他们应该是要找过来的。我们在这里无依无靠,语言又不通, 如果对方真的找上门来怎麽办啊?我们这边, 在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之前,又不敢贸然上门去探望。 真的不知如何是好。

     可是,过了好几天,一直平安无事。我心里开始纳闷了, 而且更加不安∶他们怎麽这麽沉得住气?是不是要起诉我们了?

     牧师来过我家几次,一再安慰我们∶这件事毕竟是个意外。有什麽难处,教会可以帮助你们。听得多了, 我们的警惕性又开始亮红灯了∶都说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他为什麽对我们这麽热心?

     可是想来想去,也无法判断。最後,抱著姑且一试的心理,去了吴牧师家,结果感受到了非常慈爱、朴实的暖意。 凭著直觉和多年的社会阅历,我意识到,吴牧师、 师母是可以信赖的好人。疑虑和戒备之心慢慢放下了, 也终於应他们的邀请去了教堂。

     没有想到的是,第一次进教堂,我们就被深深地触动了。我一直是个很理性的人,很少流泪,也从不信任何宗教。 可是当我听到他们唱那首赞美诗,《这一生最美的祝福》时, 竟热泪盈眶,只觉得这首歌怎麽跟我们的心灵如此贴近、 就像写给我们的一样呢?

     宗教场所,我以前陪朋友去过,可是从来没有感觉。可这教堂中,连一尊神像都没有,我怎麽就会这麽感动呢? 这首歌的曲调也很普通, 怎麽歌词就那样贴切地填补了我心灵的空虚呢?歌里唱的耶稣, 这个我从不了解的“外国神明”,怎麽就忽然感觉离我这麽近呢?

     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又怕人看见,就尽力地掩饰著。而且心里有一种由衷的渴望,渴望以後能再来教堂。

     第二天,吴牧师开车把我们带去海边,请我们喝茶,让我们放松一下过度紧张的心情。在交流的过程中, 我们感受到他的友善和真诚,加深了对他的信任。

真诚拥抱

    到了开普敦已经快10天了,可我们仍然没有勇气去面对死者家属, 就先去探望了那位受伤的白人女孩拉娜和她的家人。他们非常友善, 没有任何怨言。从他们那里,我们得知了死者凯希家人的一些情况, 使我们在面对死者家属的问题上,多少有了一点了解。

     但真正要去见凯希家人的时候,心里还是直哆嗦。毕竟他们的女儿, 是在这次意外中丧生的。愧疚和紧张,压得我们喘不过气。 为了准备这次见面,我们做了很多设想∶对方这麽说,该怎麽办? 那麽说,怎麽办?如果态度不好,又怎麽办?情绪太激动,怎麽办? 如果他们很冷静地要起诉我们,又该怎麽办?┅┅

    去凯希家的前一天晚上,我们谁也吃不下饭,在忐忑中,坐到天亮。

    第二天,吴牧师和拉娜的妈妈,陪同我们去了凯希家。下车的时候,我心里很紧张。活这麽大,从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两腿重得像灌了铅一样,迈不动步子。天气虽然并不热, 汗水却把我衬衣的前心後背都湿透了。

    一下车,就看到凯希的爸爸在门口迎接我们。当他走过来拥抱我的那一刻, 我忽然那样真切地感受到了他的悲伤和善良。除了不断地说对不起, 我什麽话也说不出来。进到客厅里,凯希的妈妈也主动上前来, 和我们一一拥抱。我们流著泪,不住地说对不起、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但他们反而安慰我们说,请不要太自责,这是意外。

    气氛非常凝重。大概10分钟後,大家的心情稍微平静了一些,在沙发上坐下来。凯希的爸爸对我们说∶“今天你们的来访, 对我们全家是最大的安慰。我们没有仇恨,只有悲伤。”他们的眼睛里一直闪著泪花,却始终没有一丝愤怒,并要我们放心, 说不会起诉我们的儿子。

    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惊讶之馀,觉得非常愧疚∶自己怎麽想了那麽多不该想的问题? 而且还一直都是为自己的家人著想,怎麽能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这真是充分显现了基督教所说的人的罪性。

     我们离开的时候,凯希的父亲一直站在门口挥著手,目送我们离去。 我忽然觉得他是那样高大,自己却是这麽的渺小┅┅

如此善良

     那时,我还不知道他们是信上帝的,只是认为这家人的思想境界很高。感动之馀, 也长长地暂时舒了一口气。回到住处以後,我的疑心依然在作祟, 思考下一步该怎麽做∶他们真的不会起诉儿子了?会不会反悔呢? 反悔在中国是很平常的事,今天说的话,明天就变, 或者这个人说可以了,那个人却说不行。

     儿子的姑姑说,赶紧走啊,早一天离开,就早一天安全。 去问问航空公司,可不可以买担架票?以免夜长梦多。她这麽一说, 我心里又开始打鼓了。

     接著又传来消息,说检控官已经对我儿子提起国家公诉,有一项新的罪名∶由於个人疏忽造成他人伤亡。 这个罪名本来是成立的,但终因凯希父母坚持放弃起诉, 而使罪名不得成立。这证明他们说话是算数的。 我们再次感受到他们的善良和宽容。

     为什麽他们会对我们这麽好呢?後来从拉娜的妈妈那里才知道,他们是基督徒。上帝真是伟大! 从上帝而来的爱也真是超越人心所想!在凯希父母的身上, 我们真实地经历了上帝的大爱。

     吴牧师到我家里来,带领我们一起查考福音书,并送我们圣经。信主之後,我们才知道,人都是非常软弱的, 如果没有上帝的爱来引领, 没有人能够有凯希父母这样无条件的接纳、宽容和爱人如己的品格。 在凯希父母的身上,我更是真实地经历了上帝的大爱。在开普敦, 我们毫不犹豫地相信了耶稣。

     回中国後,亲朋好友看到,我们忧心忡忡的去,平安喜乐的回来, 都不敢相信事情会这样顺利,这样的感人肺腑。正是因为这样, 我们全家及亲友共18人,一起受了洗!

儿子篇

    意外车祸的一幕幕,惊心动魄,至今仍然历历在目。

恐怖一幕

     当天凌晨2点钟,我与拉娜,还有凯希,驾车往回家的路上行驶。 下高速公路时,车突然失去控制,撞上了路边的绿化带。 随著一声声碰撞的巨响与尖叫声,我的头好像碰到了什麽东西。 我晕了过去┅┅

     醒来时,我趴在方向盘上面,车侧立著。坐在旁边副驾坐上的拉娜已经不见了。 我立即想到汽车可能会著火燃烧起来,就试著推了一下车门, 没有能打开。驾驶座外面是一堵墙, 所以我只得从副驾驶座位的窗户往外爬。当爬离距车一米左右後, 就再也爬不动了。

     忽然听见拉娜哭著叫我的名字,随著声音望过去,才发现她坐在车旁边的地上,双手捂著腿。再看, 原来车侧立著停在一堵工厂的墙面前。大概半分钟後, 一位南非男子,从马路对面跑了过来,问我们的情况。 我用尽全身力气,从兜里掏出电话,让他帮忙叫救护车, 却发现电话屏幕已经裂开了。

      他用他的手机,给最近的一家医院打了电话。我没看到凯希, 就赶紧请他帮助寻找。我彷佛看到那人跑到墙边往里望, 埋头不断地呕吐。我感到事情的严重┅┅

     这时警察和救护车也陆续到了现场。从救护车下来几位护士和医生, 把我和拉娜用担架抬上了救护车。我心里很害怕, 从来没有过的害怕。而让我更恐慌的事情发生了, 从救护人员谈话中,我得知凯茜希经去世了。

     天啊!我该怎麽办?怎麽办啊?我呼求上帝,我只有求神来帮助我。 我开始在心里祷告,平生第一次这麽渴望能够从神那里得到帮助。

两次手术

     我全身颤抖,被送到医院时,已经是凌晨3点左右。在等待各种检查时,我躺在医院过道的病床上,望著天花板, 沉浸在恐惧、寒冷与疼痛中┅┅

     茉莉(Merlye)老师和云飞、李静等同学,赶到了医院。 他们赶紧帮我与家人联系,和医院交涉。打通家里电话後, 我哭著对妈妈说∶“妈妈,快来接我回家,我太难受了、太难受了。 我要回家┅┅”

     当天下午,中国驻南非领事馆的林领事,到医院来看望我。 他与我家人联系,并帮助他们办理相关手续,给予了很大的帮助。

     在我家人赶到开普敦之前,每天早晨第一个到医院探望我、帮助我的,是和我一同受伤的拉娜的妈妈琳纳娣(Lynnette)。她每天都为我准备食品和需要的东西, 送到医院来,还把我的脏衣服带回家去清洗。还有我的同学们, 都到医院来陪伴我,为我煲汤,为我做所有的事情, 精心地照顾著我。

     开普敦灵粮堂的吴牧师和师母,经常到病床前来为我祷告。师母还为我禁食祷告。他们也带著教会的弟兄姊妹, 来到病床前为我祷告,并在床前唱赞美诗, 让我深深地感受到上帝的爱与我同在。

     由於我的伤势较重,经过多方会诊,把我转到开普敦最大的UCT医学院。3月8号, 我要接受非常大的手术,我是多麽的盼望家人到来啊!可是, 当我被推进手术室时,我的家人还未能赶到。 同学们把我送到手术室的门前。我拉住他们的手不肯放开, 心里也不知道这次手术是吉是凶。我闭上眼睛, 在心里不停地呼唤上帝∶神啊,救救我吧,求你保守手术一切顺利, 让我能够再见到我的家人。

     那天李静姊妹等为我禁食祷告。手术後,我在半昏迷中,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了我的妈妈和家人。还听到妈妈对我说, 儿子放心吧,手术非常成功,我们都已来到你的身边了。 事後我才知道,医院告诉中国领事馆林领事, 手术之後我有可能会瘫痪。

    後来的第二次大手术也非常成功。我深信这完全是  神的看顾。

巨大代价

     躺卧病床期间,我每天都在为该怎麽面对凯希的家人而发愁。 车祸的那一幕幕,常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非常内疚, 同时也觉得对不起她的家人,这是我一辈子也无法弥补的。 我真的没有勇气,面对所发生的这一切。

     在我万念俱灰时,吴牧师、师母及弟兄姊妹们为我祷告, 给了我很大的鼓励,让我有力量去面对这一切和今後的人生。

     5月1日,我鼓起勇气,在茉莉老师和云飞同学的陪同下,去凯希家,见她的父母。让我非常非常震惊的是, 他们不但没有责备我,反而关心我的伤势。 他们眼眶中的泪水和亲人般的问候,是那麽的慈祥, 更让我无地自容。

     以前我根本无法真正领悟,耶稣所说的爱与谦卑。然而,在凯希父母身上,我体会到了。为什麽要这麽大的代价, 我才能明白这个道理呢?

    为了更好的治疗与康复,家人决定把我和拉娜带回中国疗养。离开开普敦,飞机起飞的那一瞬,看著这个城市,我心里酸酸的, 难过极了。我以前从没有想过,我会带著这样一段痛苦的经历离开, 我的生命会这样改变┅┅

一生平安

     在中国治疗的一年当中,经历了很多不顺利。比如2005年夏天, 由於天气非常炎热,拉娜腿部伤口发炎。如果感染到小腿骨, 後果将不堪设想。经过很多家医院专家的会诊, 在袁医生果断做了正确的清创手术後,才终止了伤势的恶化。事後, 袁医生及他的家人也受到感动,成为了虔诚的基督徒。

    我和拉娜的伤病逐渐康复,2006年4月,我们返回南非开普敦,并去看望了凯希的父母。他们依然是那麽和蔼可亲, 对我们还是那麽的关心。他们说,见到我们能够恢复得这麽好, 从心里为我们高兴。

    看到两位老人眼睛里闪著泪花,平常爱说话的我,在这个时候语无伦次。我只能在心底,默默地祈求  神给他们一些安慰和喜乐,求  神保守他们全家人,一生平安。

附∶李立成和王敏夫妇致凯希父母的一封信

亲爱的彼得、玛丽莎∶

    我们写这封信特别问候你们和你们的家人!

    去年,我们离开开普敦时,没有来得及对你女儿的意外离世,再次表达出我们的歉意。同时,也没有及时地对你们的宽容, 表达出我们的谢意与感动┅┅

     回到中国後,每想起去年的那次车祸,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的清晰。 我们为凯希的去世倍感哀痛,也为我们儿子过失导致的这个意外, 感到非常的内疚。

     这个意外的车祸,给我们全家带来了很大的改变,也给我们身边的亲朋好友带来了很大的改变──因此事, 我们共有18人,在同一天接受了洗礼,归向了上帝。

     我们全家在南非感受到你们的爱和宽恕,是非常非常深刻的,令我们刻骨铭心、终身难忘;并且, 得到教会的弟兄姊妹如此多的帮助,也都是出乎我们意料的。

     当初,在往南非的路上,我们一直在想,怎麽解决这个困难。我们最主要的想法,就是如何保证儿子的安全, 和怎麽减轻及解脱法律上的责任。

     我们这些自私的动机,都显露出人的罪性。相反,你们失去了宝贝女儿,却用安慰、宽恕来包容我们。对待同一件事, 你们的不同态度,让我们认识了你们所信的上帝, 因为在你们的身上彰显出了上帝的大爱。

     上帝透过你们,给予我们全家极大的恩典,让我们感受到他是真实存在的,他的爱是博大、信实的。 虽然以我们的背景,相信耶稣是有些困难的, 可是上帝藉著你们的爱心和宽容,引领我们进入他的国度, 让我们尝到了爱的滋味┅┅

     亲爱的彼得、玛丽莎,我们期待在南非与你们见面,好跟你们分享更多,并且还要到凯希的墓前, 表达我们全家对她的哀痛和深深的思念。 同时我们也很希望你们能到中国来做客。

     再一次表达我们全家对你们的深深敬意。

衷心祝福你们全家∶平安健康!主恩常伴!

                                        主内    立成、敏
                                                        2006年4月29日

作者夫妇现居中国,为民营企业家。
 

                                                       转载于2012,5,24
 

上一篇:第1013篇(转载) 人间地狱中的守护天使(上)

下一篇:第1015篇(转载) 基督教与企业文化


回首页